胡正勇:夜逛植物園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6-28
來(lái)源:《中國新聞》報
【字體:

  在植物園待上幾天,我便覺(jué)得自己完全與園子里的一草一木、一花一鳥(niǎo)融為一體了。那是四月,傍晚的陽(yáng)光線(xiàn)條依然飽滿(mǎn),關(guān)照著(zhù)居住在這里的生靈,包括像我這樣的過(guò)客。

  伸伸懶腰、深呼吸幾口新鮮的空氣,覺(jué)得置身于世外桃源,心靈也變得純凈起來(lái)。沿著(zhù)小徑一路走下去,松柏園、薔薇園、藥物園、樹(shù)木園……植物們在自己的地盤(pán)上,或沉默不語(yǔ),或有說(shuō)有笑。每一朵花,每一棵樹(shù),每一株草都是幸福、快樂(lè )的樣子。

  耀眼金黃的迎春花,皎潔無(wú)瑕的白玉蘭,無(wú)處不在的二月蘭……與其說(shuō)花兒們是在開(kāi)放,不如說(shuō)是在燃燒。一些叫不出名字的鳥(niǎo)兒在花叢里飛翔,在樹(shù)林中穿梭,像一個(gè)個(gè)使者,把植物的愛(ài)和心思傳遞到遠方。

  水杉、金花茶、珙桐、鵝掌楸、杜仲 、金錢(qián)松、銀杏、香水月季、藍果杜鵑、木槿、烏桕、扶桑、小毛茛、深山含笑、多花孔雀葵、木棉樹(shù)……一個(gè)個(gè)熟悉或者不熟悉的名字,像是我的兄弟姐妹或遠房親戚,微笑著(zhù)歡迎我的到來(lái)。一直沉浸在憂(yōu)傷中的我,從現在開(kāi)始要做一個(gè)幸福的人,做一個(gè)快樂(lè )的人。

  一天晚上,和我住在植物園招待所同一個(gè)房間的同學(xué)去南京城里會(huì )朋友了,我一個(gè)人在房間里看書(shū)。窗戶(hù)開(kāi)著(zhù),柔柔的風(fēng)吹進(jìn)來(lái),輕拂在我的臉上、頭發(fā)上、手臂上,讓我突然有了“夜逛植物園”的沖動(dòng)。我披上外衣就沖了出去。

  外面安靜得能聽(tīng)見(jiàn)植物們的呼吸,我放慢腳步,害怕吵醒了那些已經(jīng)睡覺(jué)的花花草草。一陣陣清風(fēng)帶著(zhù)絲絲縷縷的花香和青草的香氣鉆進(jìn)我的鼻孔,沁人心脾。

  不知不覺(jué),走到了紅楓崗,月亮不知道什么時(shí)候掛在了天上。當我側耳聆聽(tīng)樹(shù)葉在風(fēng)中竊竊私語(yǔ)時(shí),一只夜鶯突然在遠處的某一棵樹(shù)上開(kāi)始憂(yōu)傷地歌唱,好像一個(gè)歷經(jīng)滄桑的男人在唱“春幽幽雁字天涯,草青青少年已老”。

  走著(zhù)走著(zhù),一股奇異的香氣撲面而來(lái),我躡手躡腳沿著(zhù)香氣飄來(lái)的方向尋去,發(fā)現這香氣來(lái)自小小的忍冬花。有些孤獨,又有些激動(dòng)的忍冬花在夜色中喃喃自語(yǔ):“花香終歸是會(huì )飄遠的,花香終歸是會(huì )飄遠的……”

  再往前走,就到了紫薇園。紫薇渾身都是寶,不僅能有效抵抗二氧化硫、氯氣、氯化氫等有害氣體,能吸附粉塵,而且花、葉、樹(shù)皮和根都可以入藥,有清熱解毒、活血止血之效。夜色中的紫薇花,像小女孩兒撲閃撲閃著(zhù)眼睛,正和月亮對話(huà):“這個(gè)世界簡(jiǎn)單得只剩下愛(ài)?!薄笆前?,只有愛(ài)才能拯救這個(gè)世界?!痹谧限焙驮铝恋脑?huà)語(yǔ)里,這個(gè)世界是多么的純潔、善良,而且充滿(mǎn)著(zhù)幸福。

  這些年來(lái),我一直生活在城市里,和大自然、和植物離得越來(lái)越遠。城市就像一臺不停運轉的機器,我們人類(lèi)像是其中一個(gè)零件,整天忙忙碌碌、行色匆匆?,F在,我能來(lái)植物園住上一段時(shí)間,簡(jiǎn)直是上天的恩賜。

  對我來(lái)說(shuō),植物園就是一個(gè)精神的療養院。短短的時(shí)間里,我和大自然融為一體,內心的浮躁蕩然無(wú)存,傷痛也慢慢被撫平。

  我想,現在我可以扮演一次醫生的角色——如果你有傷痛潛藏于內心,你可以拿上我開(kāi)的藥方:去植物園走走!

 ?。ㄗ髡呦得襁M(jìn)會(huì )員)

作者:胡正勇
責任編輯:張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