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碧靈:準確把握生態(tài)保護補償的核心要義

發(fā)布時(shí)間: 2024-06-17
來(lái)源: 人民政協(xié)報
【字體:

  為鞏固生態(tài)保護補償的政策成效,適應新時(shí)代高質(zhì)量發(fā)展與高水平保護協(xié)調統一的要求,國務(wù)院于今年4月頒布了《生態(tài)保護補償條例》(以下簡(jiǎn)稱(chēng)《條例》)并于6月1日起正式實(shí)施?!稐l例》不僅是專(zhuān)門(mén)規范生態(tài)保護補償活動(dòng)的行政法規,也是加強生態(tài)保護補償工作的關(guān)鍵舉措,對于調動(dòng)各方參與生態(tài)保護積極性和不斷改善生態(tài)環(huán)境具有重要意義。

  生態(tài)保護補償是經(jīng)過(guò)實(shí)踐證明行之有效的生態(tài)環(huán)境保護的市場(chǎng)化制度安排。幾十年來(lái),我國生態(tài)保護補償制度從無(wú)到有、從小到大。我國對生態(tài)保護補償制度的探索,最早始于1999年推行的退耕還林工程,并對應實(shí)踐形成森林生態(tài)保護補償模式,為生態(tài)保護補償機制的建立和完善提供了最初的實(shí)踐思考。隨后,生態(tài)保護補償的類(lèi)型及對象開(kāi)始向流域、草原、濕地、荒漠和海洋等各類(lèi)重要生態(tài)環(huán)境要素擴展延伸,并同步形成跨域生態(tài)保護補償機制。中共十八大以來(lái),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中共中央將建立健全生態(tài)保護補償機制作為建設生態(tài)文明的重要舉措,生態(tài)保護補償工作進(jìn)入加速推進(jìn)期。2015年,中共中央、國務(wù)院印發(fā)《生態(tài)文明體制改革總體方案》,明確提出要“開(kāi)展跨地區生態(tài)補償試點(diǎn)”。2016年,國務(wù)院辦公廳印發(fā)《關(guān)于健全生態(tài)保護補償機制的意見(jiàn)》。2021年,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wù)院辦公廳印發(fā)《關(guān)于深化生態(tài)保護補償制度改革的意見(jiàn)》。2024年4月,《生態(tài)保護補償條例》正式頒布。

  從戰略上看,《條例》頒布有利于構筑國家生態(tài)安全屏障、促進(jìn)區域協(xié)調可持續發(fā)展?!稐l例》所規定的各類(lèi)生態(tài)保護補償形式及方式,將對提升森林、山地、草原、水流和湖泊等生態(tài)系統多樣性穩定性持續性,構筑國家生態(tài)安全屏障起到助力作用,同時(shí)也為生態(tài)保護權責落實(shí)、資金多元渠道融通等保駕護航。從執行上看,《條例》頒布有利于鞏固成熟實(shí)踐經(jīng)驗,穩定各方生態(tài)保護主體預期。經(jīng)過(guò)長(cháng)久探索,我國已在生態(tài)保護補償領(lǐng)域形成諸多成熟經(jīng)驗,將經(jīng)過(guò)實(shí)踐驗證、行之有效的現實(shí)經(jīng)驗、政策選擇等上升至行政法規層面予以固定強化,形成制度規范,對深化生態(tài)文明建設制度創(chuàng )新,推進(jìn)美麗中國建設將產(chǎn)生積極作用。從實(shí)踐上看,傳統生態(tài)環(huán)境政策較為注重生態(tài)效益,相對忽略經(jīng)濟和社會(huì )效益,使生態(tài)保護補償缺乏可持續性?!稐l例》的頒布則有利于實(shí)現生態(tài)保護補償的“生態(tài)-經(jīng)濟-社會(huì )”效益融合。

  《條例》的適時(shí)發(fā)布,為生態(tài)保護補償實(shí)踐工作提供更精準、更可持續的政策指引。因此,要準確把握三項機制的核心要義。

  強化“1+N”的國家財政縱向補償格局?!稐l例》充分吸收當前國家縱向生態(tài)保護補償實(shí)踐經(jīng)驗,確定了“1+N”的國家財政補償格局,“1”是指生態(tài)功能重要區域,包括依法劃定的重點(diǎn)生態(tài)功能區、生態(tài)保護紅線(xiàn)、自然保護地等生態(tài)功能重要區域,“N”是指各類(lèi)重要生態(tài)環(huán)境要素,包括森林、草原、濕地、荒漠、海洋、水流、耕地以及法律、行政法規和國家規定的水生生物資源、陸生野生動(dòng)植物資源等其他重要生態(tài)環(huán)境要素?!稐l例》明確規定,補償標準需要考慮地區經(jīng)濟發(fā)展水平、財政承受能力、生態(tài)保護成效等因素,要考慮生態(tài)效益外溢性、生態(tài)功能重要性、生態(tài)環(huán)境敏感性和脆弱性等要素,對重點(diǎn)生態(tài)功能區實(shí)施差異化補償。

  明確橫向生態(tài)保護補償的內涵范疇和權責劃分?!稐l例》結合各地橫向生態(tài)保護補償機制試點(diǎn)成果,進(jìn)一步明確地區間補償機制建設的關(guān)鍵環(huán)節。一是進(jìn)一步明確事權財權合理劃分,地方是開(kāi)展生態(tài)保護補償的主體,包括中央在內的上級人民政府通過(guò)組織協(xié)調、資金支持、政策傾斜等方式鼓勵和引導地區間補償機制建設。二是進(jìn)一步拓展延伸生態(tài)保護補償的內涵,在明確江河流域所在區域可開(kāi)展生態(tài)保護補償外,把重要生態(tài)環(huán)境要素所在區域以及其他生態(tài)功能區等也納入補償范疇。三是結合已有的地區間生態(tài)保護補償機制建設實(shí)踐,細化了補償機制建設的主體、補償協(xié)議簽訂的主要內容和考慮因素、資金管理、組織實(shí)施等關(guān)鍵問(wèn)題。

  指明生態(tài)保護補償資金開(kāi)源的市場(chǎng)化路徑?!稐l例》指出,遵循市場(chǎng)規律,堅持生態(tài)有價(jià)原則,明確了政府搭臺、各方主體參與的市場(chǎng)化補償路徑,主要包括資源環(huán)境權益交易、生態(tài)產(chǎn)業(yè)發(fā)展以及市場(chǎng)化運作的生態(tài)保護補償基金等。引導碳排放權、排污權、用水權等重要資源環(huán)境要素開(kāi)展市場(chǎng)化交易,促進(jìn)生態(tài)受益者對生態(tài)保護者補償。鼓勵支持生態(tài)保護與產(chǎn)業(yè)發(fā)展有機融合,推動(dòng)生態(tài)優(yōu)勢轉化為產(chǎn)業(yè)優(yōu)勢,提高生態(tài)產(chǎn)品價(jià)值,促進(jìn)生態(tài)保護主體利益得到有效補償。

作者: 潘碧靈
責任編輯: 張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