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ipzf4"><var id="ipzf4"><big id="ipzf4"></big></var></font>
<dd id="ipzf4"></dd>

      1. <rp id="ipzf4"><ruby id="ipzf4"></ruby></rp>
        <dd id="ipzf4"></dd>
        <em id="ipzf4"><tr id="ipzf4"><u id="ipzf4"></u></tr></em>

        <th id="ipzf4"></th>
      2. <li id="ipzf4"><tr id="ipzf4"></tr></li>

        朱小平:作為美食家的馬敘倫

        發(fā)布時(shí)間: 2024-01-01
        來(lái)源: 北京晚報
        【字體:

        馬敘倫書(shū)法

        釋文:東風(fēng)吹水日銜山,春來(lái)長(cháng)是閑。林花狼藉酒闌珊,笙歌醉夢(mèng)間。

          自古以來(lái),文人學(xué)者總與美食有著(zhù)密不可分的關(guān)聯(lián)。歷史上的很多文人,如蘇軾、李漁、袁枚、倪云林、曹寅、曹雪芹等,不僅擅長(cháng)烹制美味佳肴,還將其形諸文字,輯錄成食譜,廣為流傳。即便如魯迅,在他少年時(shí)代所寫(xiě)《戛劍生雜記》中,也曾津津有味地提及數種菜肴。魯迅是能下廚治饌的,川島回憶魯迅在廈門(mén)做過(guò)一道干貝燉火腿,由此感嘆“魯迅先生對此道也有研究”(《和魯迅相處的日子》)。

          對馬敘倫先生,世人多知其為教育家、政治家,擅長(cháng)古文、詩(shī)詞、書(shū)法,殊不知他還是一位美食家。

          我沒(méi)有見(jiàn)過(guò)馬先生,只和他的后裔有過(guò)交往。馬敘倫(1885-1970)字彝初,后改夷初,號石翁、寒香,晚號石屋老人,浙江杭縣(今屬浙江余杭)人。他年輕時(shí)即追隨孫中山先生,曾參加南社,編輯《國粹學(xué)報》《大共和日報》等,為當時(shí)士林之俊彥。民國初年,馬先生到北京大學(xué)任教,講授老莊哲學(xué),他對儒、道、釋諸家兼而通之,著(zhù)有《莊子義證》《說(shuō)文解字六書(shū)疏證》等。1922年,馬先生任浙江省教育廳廳長(cháng),同年9月任王寵惠內閣教育部次長(cháng);1927年,他任浙江省政務(wù)委員兼民政廳廳長(cháng),次年任國民政府教育部次長(cháng),其后多處于政務(wù)和教學(xué)相交替的狀態(tài)。

          上世紀四十年代,他因反對專(zhuān)制奔走呼號,發(fā)起成立中國民主促進(jìn)會(huì ),遭當局嫉恨,在南京下關(guān)車(chē)站被特務(wù)毆傷,引發(fā)輿論嘩然。周恩來(lái)赴醫院慰問(wèn)時(shí),他握住周恩來(lái)的手,說(shuō):“中國的希望只能寄托在你們身上了?!保ń饹_及《轉折年代》,生活·讀書(shū)·新知三聯(lián)書(shū)店)其實(shí),這不是馬先生第一次被毆傷。早在1921年,北京六十多所學(xué)校的教職員工發(fā)起“索薪運動(dòng)”,時(shí)任高校教職員聯(lián)合會(huì )主席的馬敘倫6月3日與李大釗等赴總統府請愿時(shí),就被總統府的馬隊毆傷。此前,袁世凱復辟稱(chēng)帝,馬先生憤然離職而去,一時(shí)有“掛冠教授”之譽(yù);“三一八”慘案后,他又與魯迅等人被北洋政府通緝……毛澤東主席對馬先生的道德文章頗為推崇,進(jìn)北京后曾親自登門(mén)拜訪(fǎng)。新中國成立后,他歷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政務(wù)院政務(wù)委員、文化教育委員會(huì )副主任,教育部、高等教育部部長(cháng),中國文字改革研究委員會(huì )主任委員,中國科學(xué)院學(xué)部委員。1950年任中國民主促進(jìn)會(huì )中央委員會(huì )主席,1965年任政協(xié)第四屆全國委員會(huì )副主席。

          馬先生的信仰誠如他自己所云,是為社會(huì )“生死不計”,但他的興趣又是多方面的。從他早年出版的兩本隨筆集《石屋余瀋》《石屋續瀋》中可以看出,他擅長(cháng)烹制美味佳肴,是一位美食家。

          聽(tīng)老輩人講,上世紀二三十年代,北平餐館的食譜中有三道以當時(shí)名人命名的肴饌——趙先生肉、張先生豆腐、馬先生湯。這道“馬先生湯”便是馬敘倫先生所創(chuàng )。當時(shí)北平的中山公園內辟有茶座,分東、西兩路,東路為來(lái)今雨軒,西路為春明館、長(cháng)美軒、集士林、柏斯馨,皆是社會(huì )名流茗談雅集之處,匾額均為名人所題,如來(lái)今雨軒,先后由徐世昌、郭風(fēng)惠、趙樸初題匾。長(cháng)美軒靠近西面大路,馬先生經(jīng)常光顧,那里的名點(diǎn)有三鮮蒸餃、火腿包子、雞絲面等,菜肴和零星小賣(mài)頗有名氣,顧客以知識界、教育界人士居多。由《魯迅日記》可知,魯迅數次于此飲宴,朱自清、林徽因、朱光潛等人也曾光顧。馬先生認為長(cháng)美軒的菜燒得好,但湯不甚佳,便將自創(chuàng )的“三白湯”的制作方法告訴廚師,廚師仿制后將其命名為“馬先生湯”。顧客對“馬先生湯”多有稱(chēng)譽(yù),時(shí)日一久,便成了長(cháng)美軒的鎮店名肴。

          何為“三白湯”?“三白”者,白菜、嫩筍、豆腐也,均為白色之物,故名。這道湯的食材看似簡(jiǎn)單,做法卻十分復雜,不僅主料要選最好的,還要配上雪里蕻等二十多種佐料;用料考究,味道才鮮美。馬先生在《石屋余瀋》一書(shū)中說(shuō):“此湯制汁之物無(wú)慮二十,且可因時(shí)物增減,惟雪里蕻為要品……”看來(lái)佐料中最重要的當屬雪里蕻。至于豆腐,馬先生認為“杭州之天竺豆腐,上海之無(wú)錫豆腐,皆中材”,北平的豆腐“亦不佳也”。他還認為“此湯在杭州制最便,因四時(shí)有筍也”。

          據說(shuō)長(cháng)美軒仿制的“馬先生湯”已經(jīng)很鮮美,但比馬先生親手調制的“三白湯”仍遜一籌,其中的奧秘,恐怕在火候的掌控和佐料的搭配上?!榜R先生湯”出名后,馬敘倫先生曾云“其實(shí)絕非余手制之味也”,看來(lái)連馬先生自己也覺(jué)得這與他親手調制的湯存在差距。如今,長(cháng)美軒不復存在,自然也就沒(méi)有“馬先生湯”,世人亦不知當年這道“十客九飲”的鎮店名肴。我認識兩位老先生,一位是張中行先生,2006年以九十八歲高齡故去,他在《負暄瑣話(huà)》一書(shū)中曾談到“三白湯”,但他沒(méi)有品嘗過(guò)。另一位是南社老人鄭逸梅先生,他一直住在上海,1993年以九十七歲高齡故去。我與鄭先生僅通函札,從未謀面,他在《南社叢談》一書(shū)中也談到“三白湯”,不過(guò)他也沒(méi)有品嘗過(guò)??梢?jiàn)此湯的盛名傳遍大江南北,稱(chēng)為“廣陵絕響”,并不為過(guò)。

          雖然馬先生是美食家,但據鄭先生回憶,他平生最?lèi)?ài)吃大蒜燒豆腐,并云:“色香味三者俱備,但又價(jià)廉物美,大快朵頤?!睋f(shuō)他還擅長(cháng)蒸草魚(yú)、蒸白菜之類(lèi),惜乎已湮沒(méi)無(wú)聞。

          馬先生不僅擅長(cháng)烹制美味佳肴,他的興趣和余事還有書(shū)法、詩(shī)詞等,皆可稱(chēng)家。我記得他在新中國成立后只出版過(guò)一本《馬敘倫墨跡選集》,選集中收錄的多是馬先生五十歲到七十歲的自書(shū)詩(shī),人民美術(shù)出版社印刷廠(chǎng)線(xiàn)裝影印,印數極少,當時(shí)得者足可慶幸,現在是“可聞不可見(jiàn)”了。我只有馬先生后裔所贈1985年重新出版的平裝本,由沈尹默先生作序。馬先生的小楷讀之確如唐人寫(xiě)經(jīng),無(wú)怪沈先生有“世冠”“墨妙”之譽(yù)。他對自己的書(shū)法也頗為自負,嘗云“環(huán)顧宇內,尚無(wú)敵手”;對古人書(shū)法,他亦很少許可,如評趙孟頫:“除側媚之處無(wú)所有?!逼鋵?shí),馬先生的書(shū)法自幼便有根基了——在杭州讀私塾時(shí),同窗比賽書(shū)法,他被評為第一。

          馬先生的行止頗莊肅,加之中年開(kāi)始蓄須,愈顯老氣縱橫。黃裳先生曾說(shuō)他“衣貌有味”,是否“望之儼然”?馬先生極喜杏花,在北京居住時(shí),每逢仲春,他必去大覺(jué)寺暢游,必賦詠杏花詩(shī),詩(shī)句優(yōu)雅可誦,有清麗之氣,如“山中莫道無(wú)春色,門(mén)外家家有杏花”“移來(lái)小宋尚書(shū)宅,染得環(huán)山十里紅”“風(fēng)景依稀似故鄉,故鄉只少杏花香”等。

          雖然馬先生做學(xué)問(wèn)一絲不茍,平日里行止莊肅,但他在北京大學(xué)講課時(shí),學(xué)生們并不懼怕他。有這樣一則趣聞:康白情上課經(jīng)常遲到,馬先生嚴詞詰責,康白情辯解因居所太遠無(wú)法及時(shí)趕到。馬先生加重語(yǔ)氣道:“你不是住在翠花胡同嗎??jì)H隔一條馬路,三五分鐘即可到達,怎能說(shuō)遠?”康白情卻回答:“先生不是講哲學(xué)嗎?彼一是非,此亦一是非;先生不以為遠,而我以為遠哩?!泵鎸θ绱私妻q,馬先生無(wú)言以對,但也不以為忤。不過(guò)在大是大非的問(wèn)題上,他異常認真,如上世紀四十年代參加民主運動(dòng)時(shí),面對特務(wù)的威脅,他不改其志,將生死置之度外,令人敬佩。馬先生有詩(shī):“大劫滄桑小劫灰,我于余事不回頭?!?/p>

          他還有一件遺澤后世的立言,值得銘記:1949年9月25日晚8時(shí),毛澤東、周恩來(lái)在中南海豐澤園召開(kāi)有關(guān)國旗、國徽、國歌、紀年、國都問(wèn)題的協(xié)商座談會(huì )。當時(shí)馬先生任國旗、國徽、國歌方案小組的召集人,他提議:“新政府就要成立了,國歌目前一下子制不出來(lái),是否可用《義勇軍進(jìn)行曲》暫代國歌?”雖然存在不同意見(jiàn),但這個(gè)提議獲得多數參會(huì )人員的認可,遂提交中國人民政治協(xié)商會(huì )議第一屆全體會(huì )議表決通過(guò)。至1982年,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huì )第五次會(huì )議根據眾多代表的提議做出決議,恢復《義勇軍進(jìn)行曲》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中華兒女不會(huì )忘記國歌的詞作者田漢和曲作者聶耳,自然也不應忘記馬敘倫先生。

        作者: 朱小平
        責任編輯: 葉煒
        强奸一级片|国产精品久久久久毛片|咪咪视频黄色|精品一级特黄A片免费观看
        <font id="ipzf4"><var id="ipzf4"><big id="ipzf4"></big></var></font>
        <dd id="ipzf4"></dd>

          1. <rp id="ipzf4"><ruby id="ipzf4"></ruby></rp>
            <dd id="ipzf4"></dd>
            <em id="ipzf4"><tr id="ipzf4"><u id="ipzf4"></u></tr></em>

            <th id="ipzf4"></th>
          2. <li id="ipzf4"><tr id="ipzf4"></tr></l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