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ipzf4"><var id="ipzf4"><big id="ipzf4"></big></var></font>
<dd id="ipzf4"></dd>

      1. <rp id="ipzf4"><ruby id="ipzf4"></ruby></rp>
        <dd id="ipzf4"></dd>
        <em id="ipzf4"><tr id="ipzf4"><u id="ipzf4"></u></tr></em>

        <th id="ipzf4"></th>
      2. <li id="ipzf4"><tr id="ipzf4"></tr></li>

        歐陽(yáng)黔森:黔村行記

        發(fā)布時(shí)間: 2024-01-01
        來(lái)源: 《求是》2024年第1期
        【字體:

          只有貧困過(guò),你才會(huì )知道,不再貧困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只有貧困過(guò),你才會(huì )倍感珍惜,才會(huì )自覺(jué)地牢記使命、感恩奮進(jìn)!

          ——題記

          貴州是個(gè)沒(méi)有平原支撐的省份,據貴州國土資源部門(mén)的數據,貴州有120多萬(wàn)座山峰。在脫貧攻堅的那些年里,走進(jìn)貴州的千山萬(wàn)壑,是我生命中最為珍貴、不能忘懷的旅程。

          2021年2月25日,習近平總書(shū)記在全國脫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huì )上向全世界宣告中國的減貧成就。貴州脫貧人數、易地扶貧搬遷人數均位居全國前列,截至2020年底,貴州實(shí)現923萬(wàn)貧困人口全部脫貧、66個(gè)貧困縣全部摘帽、9000個(gè)貧困村全部出列、192萬(wàn)人搬出大山,徹底摘掉了千百年來(lái)貧困的標簽,譜寫(xiě)了脫貧攻堅“中國奇跡”的貴州精彩篇章。

          我是這一歷史巨變的目睹者和親歷者。多年來(lái),在烏蒙山脈、武陵山脈連片貧困區域的連續采訪(fǎng)中,我看到了脫貧攻堅以來(lái)奮斗在一線(xiàn)的干部們的辛勞,用一句最動(dòng)容的話(huà),那就是鞠躬盡瘁;也感同身受老百姓那最樸素的價(jià)值觀(guān)——飲水不忘共產(chǎn)黨,幸福不忘總書(shū)記。

          今天,推進(jìn)鄉村全面振興的號角已經(jīng)吹響。2023年12月,中央農村工作會(huì )議召開(kāi)之際,習近平總書(shū)記作出重要指示,明確指出,“推進(jìn)中國式現代化,必須堅持不懈夯實(shí)農業(yè)基礎,推進(jìn)鄉村全面振興?!薄耙嵘l村產(chǎn)業(yè)發(fā)展水平、鄉村建設水平、鄉村治理水平,強化農民增收舉措,推進(jìn)鄉村全面振興不斷取得實(shí)質(zhì)性進(jìn)展、階段性成果?!?/p>

          產(chǎn)業(yè)振興是鄉村全面振興的重中之重,也是實(shí)際工作的切入點(diǎn)。親身經(jīng)歷過(guò)貴州的脫貧攻堅,我對鄉村全面振興的那種渴望更加迫切。一年多來(lái),我走了9個(gè)市州、36個(gè)縣、156個(gè)村莊,行程3萬(wàn)多公里,深切感受到了推進(jìn)鄉村全面振興帶來(lái)的百業(yè)振興和山鄉巨變。

          烏蒙磅礴 化屋巨變

          我多次去過(guò)烏蒙山區,筆記上還留有初見(jiàn)的感慨:“這風(fēng)這雨,千萬(wàn)年酸蝕和侵染,剝蝕出你的瘦骨嶙峋;這天這地,億萬(wàn)年隆起與沉陷,構筑了你的萬(wàn)峰成林?!卑蹴绲臑趺缮?,卻是喀斯特石漠化嚴重的地區,極度美麗,但又極度貧困。

          化屋村地處烏江峽谷深處懸崖下,是畢節市黔西市新仁苗族鄉的一個(gè)村,苗族人口占96.7%。以前,化屋村出村的路只有一條蜿蜒陡峭的小道,名為“手扒巖”、“毛狗路”。

          “通訊靠吼、交通靠走、保暖靠抖”,化屋村的貧困比深度中的深度更加深度。2014年,化屋村共識別貧困人口145戶(hù)661人,貧困發(fā)生率一度達63.6%。也就短短5年時(shí)間,年人均可支配收入從2450元快速遞增到2019年的10500元,化屋村成功出列。

        在峽谷壯美的烏江源百里畫(huà)廊景區中,化屋村所在的化屋景區是烏江流域自然文化旅游資源集中的地段,今天,已然成為貴州西線(xiàn)精品旅游線(xiàn)路中一顆璀璨的明珠。圖為2023年9月30日,游客在烏江源百里畫(huà)廊化屋景區參觀(guān)游覽。 中新社發(fā) 史開(kāi)心/攝

          2021年2月3日,習近平總書(shū)記視察貴州,第一站就來(lái)到了化屋村。

          從烏江鎮到化屋村,有140公里的高速路,我只用兩小時(shí)就到了。年輕的村支部書(shū)記許蕾是黨的二十大代表,也是新仁苗族鄉人大主席。她告訴我,在易地搬遷的苗族村民趙玉學(xué)家,習近平總書(shū)記仔細察看了生活居住環(huán)境,趙玉學(xué)告訴總書(shū)記,原來(lái)住在不通水、不通電、不通路的麻窩寨,現在住上了二層小樓,水電路都通到了家??倳?shū)記聽(tīng)了十分高興,對鄉親們說(shuō),就業(yè)是鞏固脫貧攻堅成果的基本措施。要積極發(fā)展鄉村產(chǎn)業(yè),方便群眾在家門(mén)口就業(yè),讓群眾既有收入,又能兼顧家庭,把孩子教育培養好。

          化屋村幾乎家家戶(hù)戶(hù)的婦女都擅長(cháng)苗繡制作。那一天,習近平總書(shū)記走進(jìn)扶貧車(chē)間,了解發(fā)展特色苗繡產(chǎn)業(yè)、傳承民族傳統文化等情況,指出“民族的就是世界的。特色苗繡既傳統又時(shí)尚,既是文化又是產(chǎn)業(yè),不僅能夠弘揚傳統文化,而且能夠推動(dòng)鄉村振興,要把包括苗繡在內的民族傳統文化傳承好、發(fā)展好”。沿著(zhù)總書(shū)記指引的好路子,古老苗繡成為推動(dòng)鄉村產(chǎn)業(yè)振興的重要助力,化屋村一躍成為中國美麗休閑鄉村。

          那一天,總書(shū)記在趙玉學(xué)家同大家一起制作當地傳統節日食品黃粑。今天,黃粑已經(jīng)成了化屋村的重要產(chǎn)業(yè)。黃粑、黃姜、黃牛、苗繡等,使鄉村產(chǎn)業(yè)不斷發(fā)展壯大,集體經(jīng)濟實(shí)力不斷增強。

          站在化屋村后山,遠處蒼山如海,氣勢磅礴。這美景多年藏在深山,少有人識。2015年,貴州實(shí)現了縣縣通高速,讓千山萬(wàn)壑相互連通。路一通,烏江源天然山水立刻展現出百里畫(huà)廊的曼妙,苗族村寨也成了稀罕的文化資源,蓬勃興起的鄉村旅游讓村民紛紛吃上“旅游飯”,日子越過(guò)越紅火。2021年2月至2023年2月,化屋村累計接待游客超140萬(wàn)人次,實(shí)現旅游綜合收入超5.3億元,化屋村還先后獲得全國鄉村旅游重點(diǎn)村、中國民間文化藝術(shù)之鄉等榮譽(yù),成為遠近聞名的生態(tài)文化旅游村,努力成為全國鄉村振興新典范、綠色發(fā)展新樣板。幾年間,全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成倍增長(cháng),截至2022年底,達到了25000余元。

          村民楊龍10年前回到了化屋村,看到有很多人在江邊碼頭做生意。家鄉有了創(chuàng )業(yè)的條件,他也就不愿意再離開(kāi)自己的家鄉了。

          他說(shuō),我做了兩棟民宿,一家叫“花都里”,一家叫“山水云間”,一年40萬(wàn)左右吧。

          他笑中帶著(zhù)淚花,說(shuō),現在是我過(guò)得最好的日子。

          有了產(chǎn)業(yè),化屋村不僅留住了人,留住了“鄉愁”,更留下了振興的希望。

          紅裝綠裹 花繁葉茂

          站在馬鬃嶺上往下看,茍壩村和花茂村緊緊相連。

          1935年3月10日,茍壩會(huì )議召開(kāi),中央負責人圍繞是否攻打國民黨軍薛岳部固守打鼓新場(chǎng)(今貴州金沙縣城)的一個(gè)師,展開(kāi)激烈爭論。會(huì )上,毛澤東堅決反對進(jìn)行這場(chǎng)戰役,但會(huì )議仍然堅持了攻打打鼓新場(chǎng)的原定計劃。會(huì )議散了,但毛澤東夜不能寐。在這個(gè)風(fēng)雨飄搖的深夜,為挽救紅軍,挽救中國革命,毛澤東提著(zhù)一盞馬燈,在茍壩村一條崎嶇狹窄的小道走了3里路,連夜去找周恩來(lái)再商作戰計劃。最終,中央撤銷(xiāo)了進(jìn)攻打鼓新場(chǎng)的計劃,避免了一次重大危險。

          今天,這條小路被茍壩人親切地稱(chēng)為“毛澤東小道”。

          多年來(lái),茍壩村由于地處邊遠和自然條件的限制,長(cháng)期處于貧困。

          習近平總書(shū)記一直牽掛著(zhù)老區人民的生活,多次講到,加快老區發(fā)展,使老區人民共享改革發(fā)展成果,是我們永遠不能忘記的歷史責任,是我們黨的莊嚴承諾。

          如今的茍壩村早已是遠近聞名的富裕村,村子以紅色為底色,綠色為亮色,打造“紅裝綠裹”文化品牌,促進(jìn)產(chǎn)業(yè)就業(yè)。2023年開(kāi)年至“五一”小長(cháng)假,茍壩村的“紅創(chuàng )區”累計接待游客64.87萬(wàn)人次,僅旅游收入就達到6000多萬(wàn)元。村里不斷推動(dòng)農業(yè)產(chǎn)業(yè)現代化,大力打造“稻田+”山地農業(yè)示范基地。同時(shí)充分發(fā)揮中藥材資源稟賦優(yōu)勢,做好“杜仲之鄉”金字招牌。

          今天,茍壩村常年在外打工的人數從前幾年的1700多人減少到目前的不足700人,旅游景區、種植基地、創(chuàng )業(yè)項目都成為吸納勞動(dòng)力的重要領(lǐng)域。

          在茍壩村隔壁的花茂村,我曾經(jīng)住過(guò)一年,為它寫(xiě)過(guò)電視劇,寫(xiě)過(guò)報告文學(xué),村民們還讓我當了榮譽(yù)村長(cháng)。

          我再次走進(jìn)了這個(gè)村子。

          “黨中央的政策好不好,要看鄉親們是笑還是哭”,“怪不得大家都來(lái),在這里找到鄉愁了?!绷暯娇倳?shū)記2015年在花茂村視察時(shí)的這兩句話(huà),不僅至今仍在花茂村的老百姓中口口相傳,更讓“鄉愁”成為花茂村的“特色大品牌”。

          駐村的那段時(shí)光里,我深切感受到2015年6月16日這一天在村民心中的特殊意義,他們把這一天當作走上幸福大道的新起點(diǎn)。這一天,習近平總書(shū)記來(lái)到花茂村,對村里把扶貧開(kāi)發(fā)與富在農家、學(xué)在農家、樂(lè )在農家、美在農家的美麗鄉村建設結合起來(lái)的做法表示肯定,鼓勵他們“好日子是干出來(lái)的,貧困并不可怕,只要有信心、有決心,就沒(méi)有克服不了的困難”?;謇斡浛倳?shū)記囑托,堅定走鄉村旅游和農特產(chǎn)品種植之路,讓鄉親們吃上“旅游飯”,讓生態(tài)變成“搖錢(qián)樹(shù)”。如今,花茂村建立起集農產(chǎn)品生產(chǎn)加工、休閑觀(guān)光、特色產(chǎn)品銷(xiāo)售等為一體的產(chǎn)業(yè)集群。2022年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了23613元。

          在田間,我遇到了遵義市鄉村振興局的督察專(zhuān)員陳輔君。他告訴我,花茂村現在高質(zhì)量發(fā)展上又有了新的突破,2022年度國家級生態(tài)農場(chǎng)評價(jià)結果,花茂村的遵義綠動(dòng)九豐蔬菜種植專(zhuān)業(yè)合作社榜上有名。它以“公司+黨總支+合作社+農戶(hù)”模式,帶動(dòng)全村種植露天蔬菜3000畝,發(fā)展翠紅李種植1450畝,帶動(dòng)周邊村鎮種植蔬菜35000畝,產(chǎn)業(yè)帶動(dòng)解決了轄區內群眾就近就業(yè)。

        圖為航拍的貴州省遵義市播州區楓香鎮花茂村秋收美景。 貴州省委宣傳部供圖 李仁軍/攝

          在花茂村見(jiàn)到年輕的“鄉村創(chuàng )業(yè)導師”王佳。小伙子是茍壩村人,貴州大學(xué)畢業(yè)后,在花茂村通過(guò)土地流轉種了300畝有機水稻,在稻田里養本地特產(chǎn)的稻田魚(yú)和稻田鴨,“一田多用,一水兩用,一季多收,糧魚(yú)鴨共生”,“僅僅是農忙季節,就能給周邊村寨近百人提供就業(yè)呢,拔草、清淤的普工每小時(shí)15元,操作大型機器的技工每小時(shí)30元,還不包括土地流轉費和分紅?!?/p>

          目前,村里有3000畝土地在搞山地特色種養。王佳說(shuō),花茂村現在有不少人搞這個(gè)產(chǎn)業(yè),我不敢說(shuō)我是最大的。

          作為榮譽(yù)村長(cháng),我對花茂村是偏愛(ài)的,也很關(guān)注它的班子建設。近年來(lái),花茂村“兩委”圍繞實(shí)施鄉村振興戰略總要求,以提升基層黨組織政治功能和組織功能為著(zhù)力點(diǎn),立足“綠色花茂”的發(fā)展定位,通過(guò)“五在鄉村”(組織強村、產(chǎn)業(yè)富村、人才興村、文明樂(lè )村、環(huán)境美村)創(chuàng )建,積極探索“五為民”(千方百計幫群眾想、竭盡所能教群眾會(huì )、身體力行帶群眾做、齊心協(xié)力促群眾富、真心實(shí)意讓群眾笑)工作法,將花茂村建設成為農業(yè)現代化孵化園、綠色食品加工助推器、新農村建設帶動(dòng)點(diǎn)、旅游產(chǎn)業(yè)化的橋頭堡,讓黨旗更紅、百姓更富、生活更美,推動(dòng)鄉村全面振興。

          走在春天的田野上,眼前一片生機盎然,黃的是油菜花,紅的是桃花,白的是梨花,晨風(fēng)吹滿(mǎn)了山谷,一時(shí)芳香彌漫。

          能人進(jìn)村 古村新顏

          黔西南州興義市烏沙鎮黃泥河畔,有一個(gè)200多年歷史的布依族古寨,至今還保留著(zhù)貴州和云南連接段的茶馬古道,村內道路、巷道多為石梯坎連接,“普梯村”的名字由此而來(lái)。

          這是一個(gè)富集著(zhù)奇珍異寶的自然村落,村內古民居數量多、規模大,在青山的映襯下,金黃耀眼,極為壯觀(guān)。

          而在普梯村的茫茫青山之中,保育著(zhù)1400余棵國家二級保護樹(shù)種金絲榔古樹(shù),這里也是飲用水水源一級保護區。

          因為當過(guò)地質(zhì)隊員,我更感興趣的是,這里是興義國家地質(zhì)公園(貴州龍)保護區核心區域。在烏沙鎮這片區域內,我國最早的三疊紀海生爬行動(dòng)物化石分布廣泛、數量巨大、屬種豐富、保存精美,具有極其重要的科學(xué)研究?jì)r(jià)值。

          這真是一個(gè)集古生物化石、少數民族特色古墻古建筑、茶馬古道、金絲榔古樹(shù)、天生古橋、原生態(tài)古井(簡(jiǎn)稱(chēng)“六古”文化)為一體的古村、寶村??!

          普梯村地上有寶,地下也有寶。隨便砍幾棵金絲榔,挖掘幾塊化石,可能就是村民們幾年的收入。

          但村黨支部書(shū)記郭成林說(shuō),在我們村就沒(méi)有砍伐樹(shù)林和挖化石、販賣(mài)化石的人。地上的寶和地下的寶都是老祖宗留下來(lái)的,我們村的老輩子歷來(lái)就告訴我們,敬山、敬水、敬樹(shù),只要是地上和地下的東西,不能隨便動(dòng)。

          一個(gè)村富不富,關(guān)鍵看支部,支部強不強,關(guān)鍵看領(lǐng)頭羊。郭支書(shū)就是帶領(lǐng)村民致富的領(lǐng)頭羊。十多年前,郭成林靠經(jīng)營(yíng)自家的兩輛客運中巴率先致富了,他卻不忘鄉親,帶領(lǐng)鄉親們種桃樹(shù)、修路、辦合作社……

          這幾年,原本舉目盡是危房舊房的古民居和日用不覺(jué)的布依族民族文化成了鄉村全面振興的新資源。

          普梯村“兩委”結合普梯村自然資源,按照“規劃統領(lǐng)、產(chǎn)業(yè)引領(lǐng)、保護與傳承”的鄉村修復原則,圍繞“一村一品”,制定“一村一策”,打造“六古”文化品牌,將普梯村打造為一個(gè)具有獨特魅力的民族文化村。通過(guò)危房改造,古墻修復,打造精品民宿,村民的舊居不僅舊貌換新顏,還能有租金和入股分紅。

          在院壩會(huì )上,我才知道,普梯村打造“六古”文化,靠的是引新農人入村。

          曾付國就是新農人的代表,他是“來(lái)屋頭玩”品牌創(chuàng )始人。在附近的拉扯村,他將村里閑置的房屋高標準改造成集餐飲、休閑、娛樂(lè )、會(huì )議、社交于一體的鄉村生活館。老火燉雞湯、黑毛土豬燒制的臘肉、老石磨磨出的豆腐、香椿木槽打制的糍粑、老土罐煨出的古樹(shù)茶等地道鄉村美食和黔西南人獨特的民族風(fēng)情,讓遠方的客人流連忘返。

          見(jiàn)到曾付國,他熱情地拿出手機照片給我看,拉扯館大門(mén)對聯(lián)上寫(xiě)的是“鄉村振興把拉扯拉扯大 共同富裕享生活生活美”,橫批“記得回家吃飯”。

          我開(kāi)玩笑地說(shuō),你掙得盆滿(mǎn)缽滿(mǎn)嘍!

          他連連搖手說(shuō),不是我一個(gè)人掙錢(qián),掙了錢(qián)大家都有?,F在,我們把鄉村生活館也開(kāi)到了普梯村。我們大家都是合伙人嘛,成了合伙人,幸福來(lái)敲門(mén)。

          我想起習近平總書(shū)記說(shuō)的話(huà),鄉村振興要在產(chǎn)業(yè)生態(tài)化和生態(tài)產(chǎn)業(yè)化上下功夫,繼續做強做大有機農產(chǎn)品生產(chǎn)、鄉村旅游、休閑農業(yè)等產(chǎn)業(yè),搞好非物質(zhì)文化遺產(chǎn)傳承,推動(dòng)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同鄉村全面振興有效銜接。從普梯村熱氣騰騰的實(shí)踐來(lái)看,總書(shū)記真是號準了鄉村振興的發(fā)展命脈。

          整體搬遷 多方振興

          黔西南州晴隆縣三寶彝族鄉成建制的整鄉搬遷,在晴隆縣近郊設立三寶街道,是全國脫貧攻堅戰中的壯舉。

          我在晴隆前前后后三年,三寶鄉我很熟悉。它從一個(gè)極度貧困鄉,到整鄉搬遷、集中安置,三寶鄉貧困群眾“在縣城住上新房子,在老家分到錢(qián)票子,充分就業(yè)過(guò)上好日子”,這些歷程,都是當年集全省之力干的大事,牽動(dòng)著(zhù)貴州人的心。

          搬遷后,我來(lái)過(guò)多次。前幾年來(lái)的時(shí)候,我看到三寶街道正在實(shí)施“一戶(hù)一就業(yè)”工程,建設了安置點(diǎn)產(chǎn)業(yè)園、小微創(chuàng )業(yè)園,新增了公共服務(wù)崗位,多渠道保障群眾就業(yè)創(chuàng )業(yè)。同時(shí)實(shí)施的還有培養新市民的“一戶(hù)一培訓”政策,確保培訓一人、就業(yè)一人、脫貧一戶(hù)。

          有一年多沒(méi)到三寶街道了,但鄉村振興局同志的話(huà)一直讓我警醒,他說(shuō),搬得出、穩得住,關(guān)鍵還要能致富。

          搬得出、穩得住,就業(yè)是基礎。

          2023年,我又來(lái)到三寶街道阿妹戚托小鎮,只見(jiàn)褐墻灰瓦、花窗雕欄的安置房依勢而建、錯落有致,硬化的串戶(hù)路打掃得干干凈凈,綠化帶里的花草更是色彩斑斕、生機勃勃。這個(gè)已是國家4A 級旅游景區的新興小鎮,按照苗族和彝族風(fēng)格元素布局,目的是盤(pán)活彝族傳統舞蹈“阿妹戚托”這張國家級非物質(zhì)文化遺產(chǎn)的亮麗名片,實(shí)現“群眾增收”和“美麗家園”雙豐收。

          街道負責人告訴我,如今三寶街道把勞動(dòng)力全員培訓擺在首要位置,采取“人社中心+勞務(wù)公司+企業(yè)”一體化培訓模式,因人施教、分類(lèi)施策,通過(guò)全員培訓促就業(yè)、勞務(wù)輸出穩就業(yè)、文旅融合帶就業(yè)、發(fā)展產(chǎn)業(yè)促就業(yè)、園區集中拓就業(yè)、開(kāi)發(fā)公崗保就業(yè)的方式,多渠道保障群眾就業(yè)創(chuàng )業(yè)。截至目前,三寶街道有效勞動(dòng)力7570人,已穩定就業(yè)7189人,就業(yè)率約為95%,實(shí)現有勞動(dòng)力家庭戶(hù)均一人以上就業(yè)。

          能致富,產(chǎn)業(yè)是根本。

          在遷出地,成立三寶彝族脫貧攻堅平臺有限責任公司,對搬遷群眾土地進(jìn)行保底流轉,統一實(shí)行公司化經(jīng)營(yíng)、項目化運作。引進(jìn)貴州天辰禾農林開(kāi)發(fā)有限公司、晴隆縣草地畜牧業(yè)開(kāi)發(fā)有限責任公司等,在全鄉范圍內發(fā)展肉牛、天麻、國儲林等產(chǎn)業(yè)和項目,盤(pán)活遷出地,讓搬遷群眾“在老家分到錢(qián)票子”。

          在遷入地,建設三寶產(chǎn)業(yè)園。目前,省級晴隆縣三寶創(chuàng )業(yè)孵化基地已引進(jìn)新能源汽車(chē)制造、服飾鞋帽加工、家裝建材等14家企業(yè)入駐,幫助1000余名群眾實(shí)現從田間走進(jìn)車(chē)間。同時(shí),打造“非遺文化體驗一條街”、“居家就業(yè)一條街”,把“指尖上的技藝”變成“指尖上的經(jīng)濟”,成功帶動(dòng)55戶(hù)新市民個(gè)體工商戶(hù)穩定增收,157人通過(guò)刺繡技藝實(shí)現居家就業(yè)。

          這次來(lái)三寶街道,我又看到了不少新的產(chǎn)業(yè)項目。

          三寶街道正在打造三寶產(chǎn)業(yè)園二期,建成后可提供就業(yè)崗位4600個(gè),努力將三寶產(chǎn)業(yè)園培育成10億元級的勞動(dòng)密集型產(chǎn)業(yè)園區。

          晴隆縣龍發(fā)服飾有限責任公司是一家專(zhuān)業(yè)化服裝公司,提供了500余名搬遷群眾的就業(yè)崗位。

          今天的阿妹戚托小鎮也有了現代化的中天智選假日酒店,這是一家招商引資的民宿酒店,酒店內非管理層的員工,90%是三寶鄉的搬遷群眾。酒店留住了旅客,直接助推了當地的經(jīng)濟。

          圖為2023年8月10日晚,彝族群眾和游客在貴州省黔西南州晴隆縣阿妹戚托小鎮歡慶彝族火把節。 貴州省委宣傳部供圖 陳亞林/攝

          為使搬遷群眾同等享受縣城居民各項權益,三寶街道緊扣新市民基本生活、戶(hù)籍管理、住房權益等,實(shí)施一系列的保障措施,對搬遷新市民落實(shí)“城鄉居民基本醫療保險、大病保險、民政醫療救助”三重醫療保障政策,貧困人口參保率達到100%。今天,農村低保轉城市低保工作已經(jīng)開(kāi)展,新市民居住證辦理實(shí)現了全覆蓋。

          夜幕降臨,阿妹戚托小鎮燈火璀璨。身著(zhù)民族盛裝的彝族姑娘在廣場(chǎng)上圍著(zhù)篝火跳著(zhù)“阿妹戚托”。踏地而舞、以足傳情,明快的踢踏聲應和著(zhù)歡快的鼓點(diǎn),笑聲與喝彩聲在夜空回響。

          僅僅幾年時(shí)間,三寶人就實(shí)現了搬得出、穩得住、能致富的搬遷初衷!

          在回城的車(chē)里,從手機上看到習近平總書(shū)記說(shuō)的一段話(huà),總書(shū)記指出,各地推動(dòng)產(chǎn)業(yè)振興,要把“土特產(chǎn)”這3個(gè)字琢磨透?!巴痢敝v的是基于一方水土,開(kāi)發(fā)鄉土資源?!疤亍敝v的是突出地域特點(diǎn),體現當地風(fēng)情?!爱a(chǎn)”講的是真正建成產(chǎn)業(yè)、形成集群。要依托農業(yè)農村特色資源,向開(kāi)發(fā)農業(yè)多種功能、挖掘鄉村多元價(jià)值要效益,向一二三產(chǎn)業(yè)融合發(fā)展要效益,強龍頭、補鏈條、興業(yè)態(tài)、樹(shù)品牌,推動(dòng)鄉村產(chǎn)業(yè)全鏈條升級,增強市場(chǎng)競爭力和可持續發(fā)展能力。

          從貴州的千山萬(wàn)壑中一路走來(lái),看到這些話(huà)真是無(wú)比親切,啟人神智!一路上,我看到了不少在“土”、“特”、“產(chǎn)”3個(gè)字上精心琢磨、深耕細作的村莊,也看到了諸多開(kāi)發(fā)農業(yè)產(chǎn)業(yè)新功能、農村生態(tài)新價(jià)值的新實(shí)踐,總書(shū)記指引的這條路,正是深山眾壑里的眾多貴州鄉村努力繪制的宏偉畫(huà)卷。

          從貴州的千山萬(wàn)壑中一路走來(lái),更深切感受到無(wú)數村民中蘊含的蓬勃偉力,那是脫貧以后的人們對美好生活的新夢(mèng)想。

          是??!只有貧困過(guò),才會(huì )知道,不再貧困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只有奮斗過(guò),才會(huì )知道,未來(lái)是多么美好!

         ?。ㄗ髡呦得襁M(jìn)會(huì )員,中國作協(xié)主席團委員,貴州省文聯(lián)主席 、貴州省作家協(xié)會(huì )主席)

        作者: 歐陽(yáng)黔森
        責任編輯: 葉煒
        强奸一级片|国产精品久久久久毛片|咪咪视频黄色|精品一级特黄A片免费观看
        <font id="ipzf4"><var id="ipzf4"><big id="ipzf4"></big></var></font>
        <dd id="ipzf4"></dd>

          1. <rp id="ipzf4"><ruby id="ipzf4"></ruby></rp>
            <dd id="ipzf4"></dd>
            <em id="ipzf4"><tr id="ipzf4"><u id="ipzf4"></u></tr></em>

            <th id="ipzf4"></th>
          2. <li id="ipzf4"><tr id="ipzf4"></tr></l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