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ipzf4"><var id="ipzf4"><big id="ipzf4"></big></var></font>
<dd id="ipzf4"></dd>

      1. <rp id="ipzf4"><ruby id="ipzf4"></ruby></rp>
        <dd id="ipzf4"></dd>
        <em id="ipzf4"><tr id="ipzf4"><u id="ipzf4"></u></tr></em>

        <th id="ipzf4"></th>
      2. <li id="ipzf4"><tr id="ipzf4"></tr></li>

        鄒彥:那些音樂(lè )學(xué)觀(guān)點(diǎn)洞若觀(guān)火

        發(fā)布時(shí)間: 2023-12-13
        來(lái)源: 解放日報
        【字體:

          當一位重要人物去世時(shí),有時(shí)人們會(huì )使用“他的去世代表著(zhù)一個(gè)時(shí)代的結束”這樣的話(huà)。著(zhù)名的美國音樂(lè )學(xué)家理查·塔拉斯金于2023年7月1日去世時(shí),便可以看到這樣的表述。

          在音樂(lè )學(xué)的研究越來(lái)越融入生活的當下,一位音樂(lè )學(xué)(音樂(lè )理論)研究者的存在意義是什么?繼續探索那種只有少數人可以理解的研究,還是努力將高深的音樂(lè )研究融入“大文科”的話(huà)語(yǔ)體系?如同塔拉斯金在他的全部著(zhù)述中所明示的那樣,音樂(lè )學(xué)并非一個(gè)有天生壁壘的學(xué)科,音樂(lè )學(xué)的研究成果應該被所有喜愛(ài)音樂(lè )和喜愛(ài)人文學(xué)科的讀者所接受——即便你不是一個(gè)喜愛(ài)聆聽(tīng)音樂(lè )的人,但只要喜歡閱讀,也會(huì )喜歡上音樂(lè )學(xué)研究的那些文字。這種頗有平民哲學(xué)意味的觀(guān)念,使得塔拉斯金在其全部研究中呈現出強烈的對權威的批評。因此,我們是否還應該把他視為“終結者”?或換一種表述,如果真的有在天之靈,塔拉斯金是否會(huì )愿意將其追認為“終結者”?

          這是我提出的疑問(wèn),但每位讀者應當不難感受到我的否定語(yǔ)氣。我學(xué)習了塔拉斯金經(jīng)常采用的文風(fēng)——看似在陳述,但言語(yǔ)間的導向性昭然若揭。閱讀塔拉斯金,給我們帶來(lái)的是痛苦與歡樂(lè )的并存。痛苦的是閱讀的過(guò)程。他艱深的文字隱藏著(zhù)各種隱喻和反諷;令人歡樂(lè )的是他文章中無(wú)處不在的洞見(jiàn)和“吐槽”。

          就從塔拉斯金的吐槽說(shuō)起吧。在他去世時(shí),《紐約時(shí)報》的文章中已經(jīng)對他有了幾個(gè)明確的形容——“好爭論”“存心找碴”;我國學(xué)者對其也有各自不同的描述,如四川音樂(lè )學(xué)院何弦的“成問(wèn)題的塔拉斯金”和上海音樂(lè )學(xué)院徐璐凡的“好看的塔拉斯金”。如此,再多一個(gè)“愛(ài)吐槽的塔拉斯金”也無(wú)妨。

          吐槽大人物,塔拉斯金選擇了從現代音樂(lè )的開(kāi)山鼻祖阿諾德·勛伯格開(kāi)始:“簡(jiǎn)而言之,圍繞這位作曲家名字的喧囂總會(huì )令他的音樂(lè )相形見(jiàn)絀?!毖酝庵馐?,勛伯格的擁戴者們在其授意下不斷豐富著(zhù)對十二音技法的解讀,而可惜的是,勛伯格的音樂(lè )在美國演出得實(shí)在太少,他的作曲理論卻大行其道,以至于他的“鐵粉”、作曲家塞欣斯不得不竭力地“圓”這個(gè)問(wèn)題。

          塔拉斯金一眼看穿其中的荒唐:“問(wèn)題是,塞欣斯是一位作曲家,而不是聽(tīng)眾——他雖然沒(méi)有像勛伯格那樣備受公眾關(guān)注,卻面臨著(zhù)同樣的困境?!彼又?zhù)說(shuō)道:“1985年,多納爾·赫納漢在《紐約時(shí)報》上為塞欣斯寫(xiě)的訃告中引用了一位作曲家同行的話(huà):‘除了公眾,每個(gè)人都喜歡羅杰·塞欣斯’,他陰郁但準確地補充說(shuō),塞欣斯‘在他的一生中,除了專(zhuān)業(yè)和學(xué)術(shù)圈子之外,他的作品幾乎沒(méi)有得到認可’。這樣一位作曲家,無(wú)論他的初衷多么善意,能成為非專(zhuān)業(yè)聽(tīng)眾的向導嗎,無(wú)論公眾有多愿意?!?/p>

          塔拉斯金和盤(pán)托出自己的觀(guān)點(diǎn),他認為,藝術(shù)中唯一合理的贊美或譴責的對象是創(chuàng )作質(zhì)量本身。而對于那些無(wú)視觀(guān)眾的作曲家,塔拉斯金首先提到了瓦格納,他引用了馬克·吐溫的話(huà):“瓦格納的音樂(lè )比聽(tīng)起來(lái)更好?!边€引用了柴可夫斯基的吐槽:“以前,音樂(lè )是為了取悅人們,現在他們被折磨和耗盡精力?!?/p>

          他為什么要吐槽,是性格使然還是歷史使命使然?吐槽是針對人嗎,還是針對這些“人”所代表的時(shí)代?如果是,那是一個(gè)什么樣的時(shí)代?塔拉斯金挑戰的是權威的思維。他向舊有的僵化的傳統發(fā)起進(jìn)攻,同時(shí)他將批評的范圍從作曲家擴大至理論家。他認為問(wèn)題的主要根源在于音樂(lè )的自律。因此,他“扒”出了黑格爾及其在音樂(lè )上的“代言人”弗朗茲·布倫德?tīng)?,前者認為:“音樂(lè )的價(jià)值可以最好地衡量為它在多大程度上體現了自身時(shí)代進(jìn)化的綜合,并指明了通向下一個(gè)時(shí)代的道路。作曲家的價(jià)值在于,他們的行為推動(dòng)了音樂(lè )材料中內在的傾向,使之朝著(zhù)進(jìn)一步自主進(jìn)化的方向發(fā)展?!焙笳哒J為:“音樂(lè )家的首要義務(wù)不是對他們的聽(tīng)眾,而是促進(jìn)藝術(shù)朝著(zhù)自治和統一的‘進(jìn)化’進(jìn)步,為了這個(gè)目的,任何犧牲都是合理的?!弊罱K,塔拉斯金斷言:“屈從于創(chuàng )作者的謬誤是這種黑格爾化音樂(lè )史的直接結果?!?/p>

          上述文字只能算是一篇讀書(shū)筆記,是我閱讀塔拉斯金《屈從創(chuàng )作者意圖的謬誤》一文的一些摘記。但是,塔拉斯金洞若觀(guān)火的思想會(huì )給音樂(lè )學(xué)研究帶來(lái)哪些反思?塔拉斯金如此激烈的文風(fēng)所要喚醒的是什么?

          作為平民哲學(xué)的實(shí)踐者,看起來(lái)塔拉斯金挑戰的是勛伯格、塞欣斯等一干作曲家以及自律論美學(xué)根源的黑格爾和布倫德?tīng)?,是對居于音?lè )金字塔頂端的“權威”的鞭撻,但他實(shí)際是在挑戰一種森嚴的等級,挑戰現代性——他并非要打倒現代性,而是要讓我們看到其中被長(cháng)期忽視的問(wèn)題,平等關(guān)注作曲家之外包括觀(guān)眾在內的所有群體的聲音,并且更多考慮如何從僵化的權威界域中“逃逸”出來(lái)。塔拉斯金對權威的挑戰是在實(shí)踐著(zhù)自尼采以來(lái)的生命哲學(xué),他提醒我們要關(guān)注蕓蕓眾生。

          因此,塔拉斯金必然反對精英。然而,他本人因具有巨大影響力的著(zhù)述而不可避免地成為時(shí)代的精英;或許塔拉斯金早已意識到,只有成為一個(gè)時(shí)代的“精英”,通過(guò)不斷論戰,才會(huì )在這個(gè)多元的世界中讓所有音樂(lè )的乃至文化的研究者特別是接受者意識到,我們的世界有多么多元。

          我想,“知識分子”的定義其實(shí)對他更為合適——他把自己的思想與愛(ài)都奉獻給了音樂(lè ),但他更是一位真正地將音樂(lè )融入大的人文學(xué)科或是用人文學(xué)科的思維做深入研究的音樂(lè )學(xué)者。正如他在一次演講中所說(shuō)的:“如果未來(lái)的音樂(lè )史學(xué)家不再那么主張自律,不再對跨界感到畏懼,而我的工作對這一轉變有所貢獻的話(huà),我將會(huì )含笑九泉?!闭侵R分子的良知和責任,讓塔拉斯金實(shí)現了他的人生理想。塔拉斯金也一定不是一個(gè)時(shí)代的終結者,他在用他的勇氣為從事音樂(lè )學(xué)研究的人開(kāi)路——這依然是塔拉斯金用其全部著(zhù)述告訴我們的,即對習慣性思維的不斷反思,這也正是這個(gè)時(shí)代的知識分子所應具有的良知和一種學(xué)術(shù)道德的底線(xiàn)。

          真正的知識分子,需要在正視并不恐懼自身不足的前提下,獨立思考、不畏權威,走出一條挑戰自身生命意志的學(xué)術(shù)道路,甚至在每一次人生的輝煌時(shí)刻親手將自己打倒,讓自己從頭再來(lái),做一位永遠保持希望和努力的勇者。

         ?。ㄗ髡呦得襁M(jìn)上海音樂(lè )學(xué)院支部副主委,上海音樂(lè )學(xué)院音樂(lè )學(xué)系教授、音樂(lè )分析教研室主任)

        作者: 鄒彥
        責任編輯: 葉煒
        强奸一级片|国产精品久久久久毛片|咪咪视频黄色|精品一级特黄A片免费观看
        <font id="ipzf4"><var id="ipzf4"><big id="ipzf4"></big></var></font>
        <dd id="ipzf4"></dd>

          1. <rp id="ipzf4"><ruby id="ipzf4"></ruby></rp>
            <dd id="ipzf4"></dd>
            <em id="ipzf4"><tr id="ipzf4"><u id="ipzf4"></u></tr></em>

            <th id="ipzf4"></th>
          2. <li id="ipzf4"><tr id="ipzf4"></tr></l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