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ipzf4"><var id="ipzf4"><big id="ipzf4"></big></var></font>
<dd id="ipzf4"></dd>

      1. <rp id="ipzf4"><ruby id="ipzf4"></ruby></rp>
        <dd id="ipzf4"></dd>
        <em id="ipzf4"><tr id="ipzf4"><u id="ipzf4"></u></tr></em>

        <th id="ipzf4"></th>
      2. <li id="ipzf4"><tr id="ipzf4"></tr></li>

        丁道勇:跟俞子夷學(xué)做教師

        ——《不安故常:俞子夷教育文選》評介

        發(fā)布時(shí)間: 2023-12-13
        來(lái)源: 中國教育報
        【字體:

          俞子夷先生有篇文章,題目是《不如》。為什么要叫這么個(gè)奇怪的名字呢?原來(lái),與別的工作相比,教師工作實(shí)在是有太多不如人意的地方:園丁要識得花草習性,才可能營(yíng)造一番花團錦簇;教師耕耘教育園地,已先識得小朋友的習性了嗎?好廚子烹龍炮鳳,就算是老饕客也總有辦法讓他心滿(mǎn)意足;教師忙活半天,也能讓小朋友滿(mǎn)意嗎?電工靠著(zhù)鉗子、起子,就能修好出問(wèn)題的電燈;教師憑著(zhù)粉筆、書(shū)本,也能修復小朋友身上的問(wèn)題嗎?如此等等。教師工作只是看似輕巧,其實(shí)真心不容易。

          為了解決這個(gè)“不易”,為廣大教育工作者出謀劃策,中國民主促進(jìn)會(huì )精心甄選了會(huì )史上的著(zhù)名教育家,歷時(shí)數年整理編寫(xiě)了“開(kāi)明教育書(shū)系”,已由開(kāi)明出版社出版?!恫话补食#河嶙右慕逃倪x》便在其中,這讓我們有機會(huì )親近前賢,得了一個(gè)跟俞子夷學(xué)做教師的機會(huì )。

          師生相得 潤物無(wú)聲

          俞先生是優(yōu)秀教師。早在晚清時(shí)期,他的課就得到過(guò)“通省之冠”的美譽(yù)。不過(guò),就算是他這樣的教育天才,也有一個(gè)逐漸“修補”的成長(cháng)歷程。在晚年撰寫(xiě)的回憶錄中,俞先生把《教算一得》記錄的那段算術(shù)補習經(jīng)歷(1937),當作對自己教師生涯的“重大修補”。這是在教材教法以外,額外加入了師生關(guān)系這一條。那個(gè)叫王渭銓的孩子當時(shí)讀五年級,算學(xué)水平卻只在二年級上下。周?chē)鷽](méi)幾個(gè)人肯給他好臉色,獨獨俞先生愿意耐下心來(lái)教他,結果成就了一番師生相得的佳話(huà)。

          實(shí)際上,俞先生慣會(huì )俘獲孩子們的心。在青墩小學(xué)期間(1908),俞先生在鄉下和幾個(gè)住校生同吃同住。每天夜里臨睡前,他都要去給孩子們掖被子?!耙粋€(gè)床鋪不到,那學(xué)生便要現出失望的樣子?!痹绯科鸬迷绲暮⒆?,也常常會(huì )跑到老師床前來(lái),安靜等候老師醒來(lái)。俞先生說(shuō)自己是當了這幫孩子的母親,前面那個(gè)王渭銓則到了要拜俞先生做干爹的地步。師生間有了這樣深厚的感情,孩子們還會(huì )不聽(tīng)從教誨嗎?俞先生說(shuō),“教師做的工作,是一種領(lǐng)導,我們要領(lǐng)導,第一要使他信仰,肯和我接近?!币墙處熤粫?huì )拿鎖鏈,就算能把學(xué)生強縛在身邊,學(xué)生也是一有機會(huì )就要跑掉的。教師要愛(ài)學(xué)生、懂學(xué)生,這是我們跟俞先生學(xué)當教師的第一課。

          重視興趣 創(chuàng )新教法

          俞先生癡迷教學(xué)法。晚清民國時(shí)期傳入中國的各種新教學(xué)法,他幾乎都在自己主持的學(xué)校里做過(guò)實(shí)驗。尤其是設計教學(xué)法,俞先生不但有引進(jìn)之功,而且有改進(jìn)之能。且不說(shuō)這些教育研究上的事功,單說(shuō)俞先生在教學(xué)法上的用心,就不是一般懶散的教師可以比較的。

          對于剛入學(xué)的一年級學(xué)生,俞先生前幾日是不用教科書(shū)的。他會(huì )用歌謠帶孩子們玩,讓他們在游戲中體驗到讀書(shū)識字的好處,“舉起左手,舉起右手,左手放在腦袋上,右手放在腦袋上?!苯處熌钜痪?,孩子們做一個(gè)動(dòng)作;又或者,教師念上一句,孩子們接下一句。再后來(lái),可以把歌謠寫(xiě)下來(lái),寫(xiě)到黑板上、寫(xiě)在紙面上。一字不識的孩子們因此了解到,話(huà)是可以寫(xiě)下來(lái)的,寫(xiě)下來(lái)的字是可以反復用的……讀書(shū)生涯以這樣誘人的方式開(kāi)端,而不是嚴厲刻板的教訓,多好??!“螢火蟲(chóng),夜夜紅,飛到西來(lái)飛到東?!薄帮L(fēng)奶奶,送風(fēng)來(lái),俺家孩子好涼快?!庇嵯壬鷮?xiě)的兒歌生動(dòng)有趣,全都可以拿來(lái)教。

          教常識時(shí),課本上只有一句:“放電于空中,能發(fā)出電波,無(wú)線(xiàn)電報便應用這電波傳達消息?!庇嵯壬X(jué)得課文太枯燥,學(xué)生恐怕不容易留下鮮活的印象,于是就把自己出洋留學(xué)時(shí),在輪船上往國內發(fā)電報的經(jīng)歷說(shuō)成了故事。一邊說(shuō)一邊描述發(fā)報機工作時(shí)的電火花,口中還模擬著(zhù)“的的大、大的大”的發(fā)報聲。在教學(xué)上,重視興趣、創(chuàng )新教法,這是我們跟俞先生學(xué)當教師的第二課。

          活用“教材” 貼近生活

          俞先生不只是一名教師,他還長(cháng)期在東南大學(xué)、浙江大學(xué)等處兼課,活躍在當時(shí)的教育研究舞臺。除了教書(shū),俞先生還擅長(cháng)編書(shū),一生編輯出版的算術(shù)教科書(shū)有近十套。新中國成立后,在全國范圍發(fā)行的第一套小學(xué)算術(shù)課本,就是俞先生的手筆。

          俞先生編的教材,往往文質(zhì)兼美?!叭饘殢膶W(xué)校里回家,看見(jiàn)他玩的娃娃躺在窗外的桌子上。他對媽媽說(shuō):‘今天風(fēng)很大。我的娃娃睡在這里,傷了風(fēng)了!’媽媽笑著(zhù)說(shuō):‘要不要請大夫替娃娃看病呢?’瑞寶說(shuō):‘好的?!币遣幻髡f(shuō),誰(shuí)會(huì )想到這樣可愛(ài)的故事,原來(lái)是用在算術(shù)課本上?在接下來(lái)的課文里,幾個(gè)孩子開(kāi)始玩打針吃藥的游戲,給瑞寶的小娃娃配藥水。一瓶藥水分兩天喝,每天喝三小格。喝完第一回,還剩下多少?這不就有練習分數運算嗎?更厲害的是,接下來(lái)的整冊書(shū)都是從這個(gè)故事發(fā)展出來(lái)的。

          1922年版的《小學(xué)算術(shù)課程綱要》,是俞先生一手起草的。他在《綱要》里寫(xiě)道:“宜注意從學(xué)生生活里使學(xué)生發(fā)生需要工具的動(dòng)機?!痹缦?,俞先生提出:“算術(shù)教授之要旨,在于磨練解決日常問(wèn)題之能力,而授以二種解決之利器。獨重計算,非算術(shù)教授之本旨?!边@樣的發(fā)言,今天真的就過(guò)時(shí)了嗎?“某人賣(mài)去他田的七分之二,他剩田十畝,他原有田多少?”這樣的題目,現在的小學(xué)生還在做嗎?一個(gè)人不曉得自己有田幾何,卻知道賣(mài)去了總數的七分之二,豈不謬哉!這是典型的先有答數,再造題目。俞先生說(shuō),這樣的題,只在學(xué)校里用,社會(huì )上絕對不會(huì )碰到。

          俞先生討論教材,其實(shí)不只限于書(shū)面形式?!皶?shū)不是教材;杯、紙、火、水、盆,都不是教材。做把戲也不是教材……凡是可以用來(lái)真正教學(xué)的,才是教材?!币粋€(gè)教師能夠活用教材,就不會(huì )落入“教死書(shū)、死教書(shū)、教書(shū)死”的困境里去。這是我們要跟俞先生學(xué)當教師的第三課。

          保持開(kāi)放 持續學(xué)習

          愛(ài)學(xué)生、懂學(xué)生,重視興趣、創(chuàng )新教法,同時(shí)又能活用教材,這樣在教材、教法、師生關(guān)系上都有建樹(shù)的教師,不正是我們熱烈盼望的嗎?如果非要再增補一點(diǎn)什么,我覺(jué)得還有俞子夷先生終身學(xué)習的熱情。俞先生早年留學(xué)日本,后來(lái)專(zhuān)程訪(fǎng)問(wèn)美國,晚年自學(xué)俄語(yǔ),研究蘇聯(lián)教育之特色。在我輯錄的《俞子夷著(zhù)述年表》中,檢索到的出版作品多達650條。俞先生之勤奮好學(xué)由此可見(jiàn)。更重要的是,俞先生直到晚年,在教育思想上都還在持續發(fā)展,最終在實(shí)用化的基礎上,增補了系統化的追求。一個(gè)教到老、學(xué)到老的教師,不正是我們心中所景仰的教師形象嗎?保持開(kāi)放、持續學(xué)習,這是我們跟俞先生學(xué)當教師的第四課。

          重識先賢 學(xué)做良師

          與陳鶴琴、陶行知相比,今日教師對俞子夷的熟悉程度恐怕沒(méi)有那么高,盡管三人曾是東南大學(xué)教育科的同事,對當時(shí)全國教育界的影響力也不相伯仲。如果真要說(shuō)對于學(xué)校教育的專(zhuān)長(cháng)程度,俞先生恐怕還要位居三者之首。為此,我熱烈號召廣大教師向俞子夷先生學(xué)習,重識這位教育改革孜孜不倦的實(shí)踐者會(huì )為我們帶來(lái)許多驚喜。

          俞先生的作品,主要在1949年以前出版。除《教算一得》《新小學(xué)教材和教學(xué)法》《一個(gè)小學(xué)十年努力紀》等少數作品曾經(jīng)重印,其余就只有少數收錄于人民教育出版社1991年出版的《俞子夷教育論著(zhù)選》。這樣算起來(lái),《不安故常:俞子夷教育文選》是1949年以后國內出版的第二本俞子夷教育文選。

          《不安故常:俞子夷教育文選》收錄了大量《俞子夷教育論著(zhù)選》放棄的東西。后者限于俞先生的文章,忽略了俞先生的眾多教育著(zhù)作。這本書(shū)則節錄甚至全文錄入了一些文質(zhì)兼美的教育著(zhù)作,都是真正寫(xiě)給教師看的好書(shū)。在選文時(shí)間跨度上,本書(shū)錄有俞先生青年時(shí)期發(fā)表的重要作品,同時(shí)也收錄了1949年以后出版的珍貴文字。

          本來(lái)書(shū)已付梓,猶如貨已售出。之所以有這樣一番推薦,實(shí)則不希望這本好書(shū)被大家錯失了。要知道,俞先生是不同的,他并不古舊,亦不過(guò)時(shí)。跟俞子夷先生學(xué)做教師,是不會(huì )讓人失望的。

         ?。ㄗ髡邌挝幌当本煼洞髮W(xué)教育學(xué)部。俞子夷是中國民主促進(jìn)會(huì )在浙江省發(fā)展的首批成員之一,是民進(jìn)浙江省籌委會(huì )和杭州市委會(huì )的第一任主委,曾任民進(jìn)中央委員。)

        作者: 丁道勇
        責任編輯: 葉煒
        强奸一级片|国产精品久久久久毛片|咪咪视频黄色|精品一级特黄A片免费观看
        <font id="ipzf4"><var id="ipzf4"><big id="ipzf4"></big></var></font>
        <dd id="ipzf4"></dd>

          1. <rp id="ipzf4"><ruby id="ipzf4"></ruby></rp>
            <dd id="ipzf4"></dd>
            <em id="ipzf4"><tr id="ipzf4"><u id="ipzf4"></u></tr></em>

            <th id="ipzf4"></th>
          2. <li id="ipzf4"><tr id="ipzf4"></tr></l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