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禮陽(yáng):巽山一老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6-28
【字體:

  不久前,溫州美術(shù)館辦“巽山一鶴——溫奕輝書(shū)法展”。本文由民進(jìn)浙江省委會(huì )會(huì )史研究會(huì )副主任、溫州民進(jìn)鄭振鐸研究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盧禮陽(yáng)撰寫(xiě),記述了溫老先生率真自然的行事風(fēng)格與淡泊赤誠的人生情懷。

  我時(shí)常覺(jué)得,周?chē)死锛冉倘伺宸肿屇愦蛐难劾锞粗氐?,屈指可數。以“巽山怪者”別號自嘲的老人無(wú)疑是其中難得的一位。

  老先生年過(guò)古稀,與我屬忘年之交。跟他接觸過(guò)幾次,你也許會(huì )說(shuō)他脾氣“古怪”,比如到你家里,說(shuō)著(zhù)說(shuō)著(zhù)他會(huì )把襪子一只接一只脫下來(lái),絲毫顧不上你和家人嫌不嫌它有氣味;闖進(jìn)你的辦公室,往往不打招呼,拿起你同事的書(shū)先睹為快,一邊翻著(zhù)一邊評頭品足,旁若無(wú)人。然而你與他熟悉之后,就會(huì )明白老人十分和善,同時(shí)也很有性格。

  老人寫(xiě)得一手好字,尤以草、隸見(jiàn)長(cháng),溫州不少店招、廠(chǎng)名、碑文出自他的手筆。收過(guò)不少學(xué)生,有兩位已經(jīng)躋身全國書(shū)法家協(xié)會(huì )。省內外一些紀念館展覽或者收藏過(guò)他的若干件書(shū)法作品。四川、湖北、廣西等地有好多書(shū)法愛(ài)好者素不相識,慕名馳函求他墨寶,他沒(méi)有不應允的,而且賠上宣紙立即寄出。老人家最怕人家等待、失望。他甚至還會(huì )主動(dòng)題詞送給你,有時(shí)帶上幾幅讓你挑,然后再落款、鈐章,叫你喜出望外?;蛘叨艘慌杌?、幾顆石子給你,這時(shí)你只有一個(gè)勁地說(shuō)“謝謝”。

  然而老人退休后,一些單位請他幫忙,說(shuō)酬金多少多少,他就是不肯答應,說(shuō)是自由自在多么愜意,再去干沒(méi)啥意思。那么,“你再收幾個(gè)徒弟總可以吧”?他硬是不點(diǎn)頭,不管你面子有多大。什么理由?老人更不愿透露。有人(當然與老先生是深交)逼急了,他這才無(wú)奈卻平靜地相告,較有出息的兩個(gè)門(mén)生,一個(gè)已經(jīng)不“認識”我了,另一個(gè)見(jiàn)面跟泛泛之交沒(méi)有兩樣,除了寒暄還是寒暄……

  老人興趣廣泛,除了弄書(shū)法,還養花、玩石頭、采集古聯(lián)、搜藏瓷器之類(lèi)的。如果沒(méi)什么事耽擱,每個(gè)星期天都去花鳥(niǎo)市場(chǎng),風(fēng)雨無(wú)阻。種花的朋友要拉他進(jìn)盆景協(xié)會(huì ),他卻謝絕了。三四百盆花里的石子五顏六色,光怪陸離,有些產(chǎn)于古都南京,有的拾于天堂蘇州,也有的來(lái)自河姆渡的故鄉姚江之畔,最遠的“老家”在遙遠的新疆??梢哉f(shuō)每一個(gè)石頭都有一個(gè)動(dòng)人的故事。對聯(lián),他迷戀其中四十個(gè)春秋,功夫不知花了多少,收獲當然也很可觀(guān),尤其是戲臺聯(lián)語(yǔ),數量之多,品種之富,地域分布之廣,在九州大地首屈一指,當之無(wú)愧。省里一家出版社得知后邀請他整理出書(shū),他橫豎不接受,把空白出版合同也退回去了。有位后生勸他加入中國楹聯(lián)學(xué)會(huì ),起初他不答應,表示:“我無(wú)黨無(wú)派,何必多此一舉?”以后礙于多年的情面,破例填了會(huì )員登記表。這兩年溫州刮起一股收藏風(fēng),又一個(gè)團體應運而生,主要牽頭人與他是多年的老相識,既了解他的底細,更清楚他的脾氣,著(zhù)實(shí)費了一番口舌,約他出山,一同醞釀、商量。這回老人家不能拂人家的好意,籌備討論會(huì )上陪坐了幾次,然而協(xié)會(huì )一成立,會(huì )員名錄上你怎么也找不到他的名字——溫奕輝。

  這位在市民政局領(lǐng)了九年退休金的老人,早年供職于市政協(xié)、市工商聯(lián),后來(lái)到楊府山福利院工作,再以后下鄉調查烈士生平事跡,風(fēng)塵仆仆,不以為苦。

  溫老先生的好奇心特強,恐怕勝過(guò)新聞圈的許多年輕人。那個(gè)朋友的弟弟從外國返溫,這個(gè)同事的表叔自青海出差歸來(lái),他會(huì )興沖沖地前往聊天,自然不是想什么紀念品,而是打聽(tīng)境內外的新鮮事,比如街道綠化、氣候物產(chǎn)、長(cháng)壽之道什么的。加上老人腿功出奇的勤,一年到頭都離不開(kāi)解放鞋,因此串門(mén)成了他晚年的一項寄托。然而你升官了,他十有八九就不去尋你擺龍門(mén)陣。在市機關(guān)里工作的一位熟人當科長(cháng)數年,升為副部長(cháng)(仍兼科長(cháng))一段時(shí)間了,辦公桌一時(shí)顧不上移入部長(cháng)室,不知情的老人依然到他辦公室進(jìn)進(jìn)出出。待到有一天辦公室換了,不久熟人開(kāi)始納悶,怎么長(cháng)久沒(méi)碰到老溫?

  老人愛(ài)看章回小說(shuō),更喜歡新加坡拍的電視連續劇。他說(shuō)這是消遣,更是調節,總不能久握毛筆老跑別人家吧。何況可以說(shuō)知心話(huà)的朋友走一個(gè)少一個(gè);而那些合得來(lái)的忘年交忙這忙那,找多了真怕打擾青年人哪。

  人要有一點(diǎn)精神,更要有一點(diǎn)愛(ài)好。溫先生深諳個(gè)中三昧。他自得其樂(lè ),其樂(lè )無(wú)窮。說(shuō)不定這時(shí)候老人又邁步從巽山腳下的家門(mén)出發(fā),笑瞇瞇地往外走呢。

作者:盧禮陽(yáng)
責任編輯:邵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