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云深處是吾家

發(fā)布時(shí)間: 2024-06-18
來(lái)源: 團結報
【字體:

景云里

景云里十七號

印有魯迅姓名的足印

  多倫路是上海一條長(cháng)僅五百多米的“L”型小路,因眾多文化名人曾在此居住而被譽(yù)為“文化名人街”。沿著(zhù)多倫路行走到中段,可以看到一條小小的青石板路,路的盡頭矗立著(zhù)一塊灰色牌坊,上面印著(zhù)斑駁的字跡“景云里”。青石板路上烙下了一雙雙名人的足跡,把人們引向塵封許久的歷史深處。魯迅、葉圣陶、茅盾、馮雪峰、柔石等文學(xué)家曾在此比鄰而居,故景云里又有歷史文化名里之稱(chēng)。當年,這里屬于越界筑路區,特殊的政治生態(tài)提供了隱蔽和庇護的空間。此外,商務(wù)印書(shū)館、良友圖書(shū)公司、中華藝術(shù)大學(xué)、大江書(shū)鋪、內山書(shū)店等大批中外文化機構,以及當時(shí)的時(shí)尚去處公啡咖啡館、新雅茶室等都在此附近,共同營(yíng)造出濃郁的文化氛圍。

  景云里,是建于1925年的石庫門(mén)里弄住宅,正門(mén)位于橫浜路35弄,弄內有磚木結構三層住宅32幢,清水灰磚外墻嵌有紅色磚帶,青色平瓦覆蓋坡頂。景云里曾經(jīng)是魯迅在上海的第一個(gè)住所,他在弄內23號、18號、17號居住過(guò)。

  1927年10月,魯迅偕許廣平來(lái)到上海,先在共和旅館暫住數日。旅店不是長(cháng)久居住之處,恰巧當時(shí)周建人住在景云里10號,弄內還有余房可賃。于是魯迅結緣景云里,至1930年5月搬離,共2年7個(gè)月。在這里,魯迅與許廣平建立了小家庭,迎來(lái)了兒子周海嬰的誕生。許廣平曾云“景云深處是吾家”。

  初到景云里,魯迅夫婦入住景云里二弄末尾23號,但“聲喧嘈鬧,頗以為苦”,靜夜深思的魯迅常?!皵S筆長(cháng)嘆,無(wú)可奈何”。于是在次年9月,魯迅約周建人全家一同移居到弄內18號。不久又租下隔壁17號,并在17、18號之間,打通一木門(mén),為圖兩家往來(lái)方便,就從18號出入。在景云里期間,魯迅筆耕不輟,主編了《朝花》《文藝研究》《萌芽》《奔流》等刊物,出版了《朝花夕拾》《而已集》等文集。他不僅用文化來(lái)喚起民眾,還以文化來(lái)團結民眾。

  毛澤東曾指出:“在中國,文化革命,和政治革命同樣,有一個(gè)統一戰線(xiàn)?!边@段時(shí)期,魯迅對中國共產(chǎn)黨的統一戰線(xiàn)政策有了更加深刻的認識,表示早就向往到“革命斗爭的漩渦”中去“造一條戰線(xiàn)”。他主動(dòng)發(fā)揮自己的影響,為黨的文化統戰服務(wù)。他參加了中國共產(chǎn)黨領(lǐng)導的中國濟難會(huì )(后更名為“中國革命互濟會(huì )”)、中國自由運動(dòng)大同盟,積極參與發(fā)起中國左翼作家聯(lián)盟,引領(lǐng)左翼文化運動(dòng)。

  在景云里的這段時(shí)期,作為魯迅的親屬,周建人和許廣平常為魯迅與中國共產(chǎn)黨之間的聯(lián)系提供通信聯(lián)絡(luò )和掩護工作。他們在魯迅身邊耳濡目染,受魯迅影響很大,這也為他們今后從事愛(ài)國民主運動(dòng),參與創(chuàng )建中國民主促進(jìn)會(huì )(簡(jiǎn)稱(chēng)“民進(jìn)”),奠定了堅實(shí)的思想基礎。

  二十世紀二三十年代,景云里曾經(jīng)名人云集,除了魯迅、周建人一家,還有葉圣陶、茅盾、馮雪峰、陳望道等一批文化名人,在此創(chuàng )作、編刊,領(lǐng)導和組織革命文學(xué)活動(dòng)。

  1927年5月,葉圣陶入住景云里11號,直至1932年“一·二八”事變后,遷出此處。與葉圣陶為鄰的是茅盾。1927年8月,沈雁冰(茅盾)因遭當局通緝,由武漢返滬,葉圣陶替他租下了隔壁11號(甲),他蟄居在此的十個(gè)月里,開(kāi)始用“茅盾”的名字隱居寫(xiě)作。葉圣陶在景云里創(chuàng )作了著(zhù)名的《倪煥之》,茅盾則寫(xiě)下了《幻滅》。

  茅盾東渡日本后,房子空了出來(lái)。1929年2月,馮雪峰搬進(jìn)茅盾家三樓,直到1930年5月。馮雪峰參與了籌備左聯(lián)和起草左聯(lián)綱領(lǐng),后任左聯(lián)黨團書(shū)記,在維護魯迅和文化戰線(xiàn)團結方面做了大量工作。景云里4號則是陳望道與汪馥泉主辦的大江書(shū)鋪舊址。1928年9月書(shū)店開(kāi)業(yè)后,出版了大量進(jìn)步書(shū)刊,宣傳馬克思主義著(zhù)作,在上海成為推動(dòng)左翼文化運動(dòng)的一個(gè)重要據點(diǎn)。

  在景云里,這些文學(xué)巨匠與魯迅建立了深厚的友誼,成為魯迅的親密戰友。魯迅也身體力行,團結文藝界進(jìn)步人士,始終堅守在革命文化陣地的前沿。魯迅搬出23號后,讓年輕的柔石住了進(jìn)去,還經(jīng)常自己出錢(qián),幫助青年作者刊印作品。葉圣陶在編《小說(shuō)月報》時(shí),很多作者是需要預付稿費的,但魯迅卻將他翻譯的法捷耶夫的《毀滅》贈予葉圣陶發(fā)表,并書(shū)寫(xiě):“聊印數書(shū),以貽同氣,可謂相濡以沫,殊可哀也?!焙髞?lái)葉圣陶提到魯迅引用莊子的“相濡以沫”,他寫(xiě)道:“魯迅先生引用這句話(huà),為的是他所處的環(huán)境正是一片干地,沒(méi)有一滴水。他又見(jiàn)和他同在的人所處的是相同的環(huán)境,于是自然而然記起這句話(huà)?!币苍S就是在當時(shí)相同的環(huán)境中,使得這些文壇老友相濡以沫、惺惺相惜,在黑暗中共同戰斗。

  如今,景云里的這些名人舊居大多已成為民居。為了再現這些塵封的記憶,在景云里13號設立了“魯迅與文化名人”陳列展,向人們展示了魯迅居住在景云里期間的生活和重要活動(dòng),以及他與文化名人之間的往來(lái),讓更多的人了解景云里的這段歷史。

作者: 王超  攝影:吳志棟
責任編輯: 張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