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至善:父親辭去民進(jìn)中央主席職務(wù)并寄語(yǔ)會(huì )員

發(fā)布時(shí)間: 2024-06-17
【字體:

  一九八七年五月中,民進(jìn)將召開(kāi)全國代表會(huì )議,父親口述了一封給全體代表的信。老人家說(shuō),他被推舉為中央委員會(huì )的主席,幾年來(lái)視力聽(tīng)力越來(lái)越衰退,已不能參加民進(jìn)的活動(dòng),這是嚴重的失職,懇求代表會(huì )議免去他的職務(wù),希望能得到各位代表的諒解。民進(jìn)的這次代表會(huì )議住的是京西賓館,六月初我就去了。事實(shí)擺在那里,對父親的這個(gè)請求,沒(méi)聽(tīng)說(shuō)有哪位代表持異議的。我請示主席團,開(kāi)會(huì )期間如果哪天天氣還可以,我回家去把父親接來(lái),在會(huì )場(chǎng)上露個(gè)面,好讓他有始有終,向代表們告個(gè)別。大家都說(shuō)好,把這件任務(wù)交給我了。六月九日是全體大會(huì ),天氣特別好。我清早起來(lái),打電話(huà)通知兀真,讓她給爺爺做好出門(mén)準備,一個(gè)小時(shí)后我到家去接。老人家由我和兀真扶持著(zhù),坐上了汽車(chē),跟我說(shuō):“去告個(gè)別倒也好,省得許多人散了會(huì )來(lái)看我??墒墙形艺f(shuō)些什么好呢?”我說(shuō)只要問(wèn)個(gè)好,感謝大家同意了自己的請求,就足夠了。老人家還閉著(zhù)眼睛,一路苦思冥想。

  京西賓館離八條實(shí)在遠,汽車(chē)開(kāi)到會(huì )場(chǎng)前,會(huì )已經(jīng)開(kāi)了。主持人在臺上一宣布,就有許多人擁出來(lái)迎接。在一片掌聲中,老人家被擁上了主席臺,擁到正中間空著(zhù)的那個(gè)座位上,他扶著(zhù)桌子站著(zhù),等掌聲漸漸停止,才坐下來(lái)。主持人拿著(zhù)話(huà)筒說(shuō):“請葉圣老,我們的主席給我們講話(huà)?!眰壬戆言?huà)筒交給了我父親。老人家向大家問(wèn)過(guò)好,表示了感謝,還加上了四五分鐘臨別贈言,中間背誦了兩句古文。講話(huà)中夾雜文言,不熟悉的人是很難聽(tīng)懂的;老人家一字一頓,背誦了兩遍,場(chǎng)上的人,包括我,都瞠目相對。好像只有趙樸老聽(tīng)明白了,是《禮記·大學(xué)》的兩句像繞口令一般的話(huà):“有諸己,而后求諸人;無(wú)諸己,而后非諸人?!薄约鹤龅玫?,方可要求別人;要自己無(wú)問(wèn)題,方可指摘別人:這是指道德品質(zhì)方面說(shuō)的,不包括智力和技能。老人家在臨別贈言中提到這兩句話(huà),也許為的提倡“從我做起”吧。

  我父親講完了,主持人說(shuō)葉圣老語(yǔ)重心長(cháng),要大家認真學(xué)習,深刻理解。于是暫且休會(huì )。父親不知握了多少次手,才擠出了會(huì )場(chǎng),上了汽車(chē),由兀真陪著(zhù)回家。中午打電話(huà)問(wèn)兀真,說(shuō)老人家情緒還可以,身體也無(wú)問(wèn)題。父親加入民進(jìn),是“文革”前夕的事(編者注:葉圣陶于1963年加入民進(jìn))。一九八三年十一月,當選中央副主席(編者注:葉圣陶在1979年民進(jìn)四代大會(huì )上當選為民進(jìn)中央副主席,1983年11月民進(jìn)五代大會(huì )上繼續當選民進(jìn)中央副主席);次年八月,主席周建老逝世(編者注:周建人于1984年7月底逝世),經(jīng)各位副主席協(xié)商,我父親暫時(shí)任代主席(編者注:葉圣陶任代主席是在1984年9月);在十二月的七屆二中全會(huì )上,去掉了“代”字。這次全國代表會(huì )議,又加了“名譽(yù)”兩個(gè)字。一直到逝世,老人家仍是全國政協(xié)的副主席,中央文史館的館長(cháng)。

作者: 葉至善
責任編輯: 張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