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民進(jìn)創(chuàng )始人之一童友三的紅色基因

發(fā)布時(shí)間: 2023-10-23
來(lái)源: 杭州民進(jìn)
【字體:
  童友三,又名童康泰,1904年8月出生,浙江蘭溪人。1926年從浙江省立第一師范畢業(yè)后,主要從事小學(xué)教育和教育行政等工作。

  1927年大革命潮流涌入蘭溪,在中共蘭溪地下黨組織的領(lǐng)導下,蘭溪開(kāi)展工農運動(dòng),童友三所在的崇文小學(xué)成立了水亭區祠堂腳村黨支部和祠堂腳村農民協(xié)會(huì ),村農民協(xié)會(huì )罷免了原崇文小學(xué)大地主校長(cháng)童躍松的職務(wù),由農民協(xié)會(huì )直接管理學(xué)校,童友三為校長(cháng)。同年10月,童友三與其他7名老師加入中共地下黨組織,成立崇文小學(xué)黨支部,學(xué)校與黨支部結合在一起,既教學(xué),又從事革命活動(dòng)。1928年2月起,中共蘭溪縣委機關(guān)從女埠小學(xué)移至崇文小學(xué),崇文小學(xué)成為掩護革命活動(dòng)的紅色小學(xué)。省委浙西特派員卓蘭芳經(jīng)常到小學(xué)指導蘭溪農民開(kāi)展革命斗爭,縣委宣傳部長(cháng)胡如登親自來(lái)學(xué)校幫助組織崇文話(huà)劇團,向社會(huì )開(kāi)展反封建宣傳,發(fā)動(dòng)水亭區雇農開(kāi)展以增加工資為內容的罷工斗爭。童友三和學(xué)校老師到各村宣傳鼓動(dòng),發(fā)動(dòng)農民群眾進(jìn)行土地革命,開(kāi)展減租減息斗爭。在白色恐怖的日子里,童友三在中共蘭溪縣委的領(lǐng)導下,以教師職業(yè)為掩護,積極從事革命活動(dòng),開(kāi)展地下斗爭。

  中共地下黨在蘭溪永昌區后陸村發(fā)動(dòng)農民暴動(dòng),引起了國民黨反動(dòng)政府嚴重關(guān)注。1928年5月12日早晨,浙江省防軍一百余人分三路包圍了童友三所在的祠堂腳村,沖進(jìn)童友三與農會(huì )骨干家里搜查。因事先做好了應變的準備工作,敵人一無(wú)所獲,童友三等16位學(xué)校教師和農會(huì )會(huì )員被捕關(guān)入蘭溪監獄,經(jīng)審問(wèn)無(wú)果,將童友三等三位黨員老師關(guān)押至浙江陸軍監獄,審訊判刑。8月,童友三被關(guān)入“浙江反省院”,在兩年零五個(gè)月的時(shí)間里,童友三不屈不撓,參加了由地下黨宋侃如、薛暮橋領(lǐng)導的獄中斗爭,表現出共產(chǎn)黨人英勇的氣概。

  由于蘭溪崇文小學(xué)地下黨組織遭到敵人徹底的破壞,1931年1月,童友三由家人出資“保釋”出獄后,就在杭州找工作,他先后在杭州裕成小學(xué)、太廟巷小學(xué)、湖州中學(xué)附小當過(guò)教師,并當過(guò)蘭溪政府教育科視導員、江蘇寶應縣政府會(huì )計。

  1937年7月,抗日戰爭爆發(fā),國共兩黨開(kāi)始第二次合作。國民黨浙江省政府以共產(chǎn)黨提出的《抗日救國十大綱領(lǐng)》為基礎,頒布了《浙江省戰時(shí)政治綱領(lǐng)》,動(dòng)員全省民眾參加抗戰,創(chuàng )造新的政治與軍事力量,保衛浙江,收復淪陷土地,爭取最后勝利,并下令各縣成立戰時(shí)政治工作隊。1938年1月,蘭溪縣成立浙江省第一個(gè)政治工作隊,進(jìn)行聲勢浩大抗日文化宣傳。童友三感到第二次革命大潮已經(jīng)來(lái)臨,找到蘭溪地下黨,參加了政治工作隊的活動(dòng),教唱抗日歌曲,公開(kāi)發(fā)表演講,在農民夜校教書(shū)識字。4月,童友三移居永康,經(jīng)地下黨介紹,參加了永康政治工作隊工作,擔任工作隊干事、副隊長(cháng) 。10月,童友三離開(kāi)永康政治工作隊,在遂昌縣擔任政府教育科長(cháng)。1939年初,經(jīng)云和縣政府教育科長(cháng)、時(shí)任《東南日報》副刊主編的地下黨員陳向平介紹,童友三重新入黨。

  1939年夏,全國出現國民黨第一次反共高潮。童友三結束遂昌教育科工作再回永康家居住,失去了與地下黨的聯(lián)系。1939年至1941年他先后在浙西兒童教養團、蘭溪縣立簡(jiǎn)易師范當過(guò)教員。1942年赴重慶,經(jīng)友人介紹,童友三先擔任行政院經(jīng)檢隊干事,后在浙江省政府駐渝辦事處任助理秘書(shū)。在渝期間,童友三在地下黨員馮雪峰的領(lǐng)導下,以公開(kāi)職業(yè)為掩護進(jìn)行進(jìn)步活動(dòng);并就讀于陶行知、李公樸主辦的重慶社會(huì )大學(xué)經(jīng)濟系,1944年畢業(yè)。1946年10月童友三回到杭州,在恩師羅迪先的介紹下,進(jìn)了杭州市教育局當督學(xué),后調任總務(wù)科長(cháng)。

  童友三二次入黨,與中共地下黨結下深厚的感情。自1939年底與黨失去了正式聯(lián)系后,童友三就一直為找黨組織而奔波忙碌,每到一地,工作安置好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找黨。但是,在白色恐怖的年代里,共產(chǎn)黨為保存力量,嚴守組織秘密,不能公開(kāi)活動(dòng),找黨實(shí)在不易。在重慶,他結識了母校浙江第一師范的學(xué)長(cháng)、上海地下黨領(lǐng)導馮雪峰,向馮雪峰傾吐出希望正式回到黨組織的請求,馮雪峰也曾答應適時(shí)幫他解決,但現時(shí)“不急毋躁”。盡管童友三還沒(méi)有得到黨派人來(lái)直接領(lǐng)導,但能接觸到黨組織,心里也就比較踏實(shí)了。

  童友三四處找黨的消息傳入中共金華特委,1948年金華特委派大革命時(shí)期的蘭溪縣委書(shū)記邵溥慈特地到杭州與童友三聯(lián)系。鑒于1939年后童友三與黨失去聯(lián)系等原因,金華地下黨要童友三再重新入黨,以前的一段黨籍等審查清楚后再作決定。邵溥慈說(shuō)這樣可以早點(diǎn)歸隊,過(guò)組織生活。找黨找了整整九年的童友三,眼見(jiàn)日夜盼望的親人,激動(dòng)萬(wàn)分,他緊緊拉著(zhù)邵溥慈的手,眼淚禁不住奪眶而出。但是,童友三感到怨呀:我被迫離開(kāi)浙江,失去組織的聯(lián)系,但我沒(méi)有一刻停止找黨,在重慶時(shí)好不容易找到地下黨負責人馮雪峰,繼續為黨工作,可今天怎么又要我重新入黨呢?于是,童友三向邵溥慈提出不中斷黨籍的要求,邵溥慈無(wú)權個(gè)人決定,說(shuō)回金華向組織匯報。后因金華特委的工作精力全力放在策劃迎解放的大事上,沒(méi)有時(shí)間為童友三政審,童友三的黨籍問(wèn)題就此被擱了下來(lái)。

  1949年5月,杭州解放,童友三更是歡欣若狂,他想,他再也不用怕尋不到黨了。杭州軍管會(huì )一成立,他馬上去軍管會(huì )訴說(shuō)他多年來(lái)的思念母親之情。軍管會(huì )同志很理解童友三的心情,告訴他等杭州大局比較安定的時(shí)候,再作調查處理,并將他繼續安排到杭州市教育局當編審。

  1949年秋季開(kāi)學(xué),童友三被派去杭州市師范擔任附小主任,到校的第一件事,童友三就向學(xué)校黨支部書(shū)記吳蓉提出要求解決組織問(wèn)題,盡快恢復黨籍。書(shū)記告訴他,黨籍問(wèn)題可在黨校解決,并決定送童友三去黨校脫產(chǎn)學(xué)習一段時(shí)間。

  1950年8月,童友三作為浙江省教育界的代表,出席全國教育工作者代表大會(huì ),回杭后,他積極參加了杭州市教育工會(huì )的籌備工作,被推選為工會(huì )副主席。同時(shí),童友三又被推選為省教育工會(huì )籌備組成員,身兼數職,工作緊張而又繁忙。

  1951年初,中共杭州市委統戰部準備籌建民進(jìn)杭州市分會(huì ),考慮到童友三在教育戰線(xiàn)有較高的威望和知名度,工作能力強,為人誠懇熱情,很有奉獻精神,市委統戰部織決定他去籌備民進(jìn)的具體工作。起先,童友三對民主黨派不太清楚,他對杭師附小的黨支部書(shū)記吳蓉直率地說(shuō):“我是共產(chǎn)黨員,我唯一的愿望是早日歸隊?!苯?jīng)過(guò)黨組織的耐心勸導,童友三明白了:籌建民進(jìn),是黨的一項重要工作,與恢復黨籍是一致的。他愉快地挑起了黨交給他的重任。

  4月下旬,童友三與俞子夷、陳禮節、王歷耕等同志在杭州大華飯店參加了民進(jìn)中央常務(wù)理事周建人和中共杭州市委統戰部聯(lián)合召開(kāi)的座談會(huì ),4月28日,他愉快、認真地填寫(xiě)了參加民進(jìn)的“入會(huì )申請表”,由周建人、許廣平作為介紹人。9月成立民進(jìn)杭州市分會(huì )籌委會(huì ),10月童友三離開(kāi)了杭州師范附小,擔任民進(jìn)杭州市分會(huì )籌委會(huì )的專(zhuān)職秘書(shū)處長(cháng)。之后,他相繼擔任了民進(jìn)杭州市理事會(huì )第一、二、三屆理事,常務(wù)理事兼副秘書(shū)長(cháng),第六屆委員,民進(jìn)浙江省籌委會(huì )委員,杭州市第一、二屆人大代表,政協(xié)杭州市第一屆常委兼副秘書(shū)長(cháng),第二、三、四屆委員。

  2015年6月2日《浙江(杭州)民進(jìn)組織的建立及其早期活動(dòng)》一文介紹;1950年4月,中國民主促進(jìn)會(huì )在北京召開(kāi)了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huì ),大會(huì )通過(guò)了《關(guān)于本會(huì )應繼續存在并加強工作的決議》。11月19日民進(jìn)舉行三屆二中全會(huì ),通過(guò)了《關(guān)于發(fā)展與鞏固組織的決議》,確定要在原有的進(jìn)步團結基礎上,鞏固與發(fā)展相結合的條件下,采取質(zhì)量并重、穩步前進(jìn)的方針。關(guān)于發(fā)展會(huì )員的對象,應為進(jìn)步的知識分子、自由職業(yè)者及工商界人士。發(fā)展的重心應是文化、教育、科學(xué)技術(shù)工作者。1951年8月,民進(jìn)三屆三中全會(huì )通過(guò)《關(guān)于建立基層組織,加強組織教育,進(jìn)一步發(fā)展組織的決議》《關(guān)于建立新分會(huì )組織的決議》等文件,決定“本會(huì )應有計劃有重點(diǎn)有步驟在大中城市發(fā)展組織和建立新的分會(huì )”。在這個(gè)形勢下,浙江(杭州)開(kāi)始發(fā)展民進(jìn)會(huì )員籌建組織。1951年4月,民進(jìn)總部常務(wù)理事周建人(時(shí)任浙江省人民政府副主席)受民進(jìn)總部委托,來(lái)浙江(杭州)發(fā)展會(huì )員。周建人就發(fā)展組織問(wèn)題與省市統戰部門(mén)多次交談,有關(guān)部門(mén)也推薦了一些人選,選定在省交際處大華飯店的會(huì )議室召開(kāi)了一個(gè)座談會(huì ),邀請了浙江省文教廳副廳長(cháng)俞子夷(俞子夷與民進(jìn)總部副主席王紹鏊是親戚,也可能王紹鏊推薦了俞子夷)、杭州市衛生局局長(cháng)陳禮節、浙江醫學(xué)院教授、省立杭州醫院外科主任王歷耕、省立杭州師范學(xué)校小學(xué)部主任童友三等四同志參加,當場(chǎng)請這四位同志填表入會(huì ),成立民進(jìn)杭州小組籌備組,并指定俞子夷為組長(cháng),陳禮節為副組長(cháng)。會(huì )上,四位同志表示:每人物色4—5人,作為發(fā)展對象。

  至9月中旬,民進(jìn)總部派常務(wù)理事趙樸初、候補理事張紀元到杭州,協(xié)助籌建組織。經(jīng)與統戰部協(xié)商,9月23日召開(kāi)了全體會(huì )員大會(huì ),成立民進(jìn)杭州市籌備委員會(huì ),選舉俞子夷、陳禮節、王歷耕、童友三、祝其樂(lè )、吳江、金懷清等7人為籌備委員會(huì )委員,俞子夷任主委,陳禮節為副主委。委員們作了分工:王歷耕、吳江分別任宣傳處正副主任,祝其樂(lè )、金懷清分別任組織處正副主任,童友三任秘書(shū)處主任(童友三于10月脫產(chǎn)到會(huì )擔任具體領(lǐng)導工作)。杭州市委統戰部和民進(jìn)上海分會(huì )也分別派人參加了成立大會(huì )。


1951年9月23日,民進(jìn)杭州市籌備委員會(huì )成立合影

前排左起:潘志徵、胡成放、趙樸初、張紀元、王民力(統戰部科長(cháng))、陳禮節

二排左起:祝其樂(lè )、任銘善、梁文標、計克敏、金懷青、劉天香、童友三

三排左起:(左一和左二姓名不詳)、李慶昌、楊繼昌、董振舜、劉世達、紐增琳、王歷耕

  經(jīng)過(guò)一年多的籌備,杭州民進(jìn)的會(huì )務(wù)活動(dòng)日趨正常,1952年12月28日,杭州民進(jìn)召開(kāi)第一次會(huì )員大會(huì ),宣告民進(jìn)杭州市分會(huì )正式成立,選出由俞子夷、陳禮節、祝其樂(lè )、童友三、吳江、金亮、王歷耕、劉天香、任銘善、金海觀(guān)、計克敏、李云仙、蔡模等13人組成的第一屆理事會(huì ),在第一次理事會(huì )上,推選俞子夷為主任理事,陳禮節、祝其樂(lè )為副主任理事,童友三為常務(wù)理事兼秘書(shū)處主任,具體領(lǐng)導會(huì )務(wù)。

  1956年10月26日,根據民進(jìn)中央(56)總字第154號通知,同意成立民進(jìn)浙江省籌備委員會(huì )。12月15日民進(jìn)浙江省籌委會(huì )正式成立。

  主任委員 :俞子夷  副主任委員 :陳禮節  秘書(shū)長(cháng): 金海觀(guān)  委員:丁絳霞 劉天香 任銘善 余文光 陳禮節 金海觀(guān) 俞子夷 俞易晉 祝其樂(lè ) 許欽文 童友三


1952至1966年杭州民進(jìn)在此辦公,1982年又搬回此處。

  1956年12年25日民進(jìn)中央電報指示,同意省籌委會(huì )的要求,增加鄭曉滄同志為省籌委會(huì )委員,至此籌委人數為12人。

  童友三到了統戰系統后,沒(méi)有忘記找黨,他不止一次地用書(shū)面和口頭的形式提出要求解決黨組織的問(wèn)題,以遂平生心愿。同時(shí)在統戰部領(lǐng)導下全身心地投入工作。他動(dòng)員和介紹了教育界大批知名人士參加民進(jìn),還花了很大的精力,通過(guò)各方面關(guān)系,租借到當時(shí)的仁和路25號小院作為民進(jìn)機關(guān)的辦公用房。

  1957年7月,整風(fēng)運動(dòng)開(kāi)始。作為民進(jìn)省市委整風(fēng)領(lǐng)導小組成員的童友三響應號召,帶頭鳴放,向黨提了一些善意的意見(jiàn)。不料在3個(gè)月后的反右斗爭中,童友三的“善言”成為反黨的證據,受到批判,戴上了“右派”的帽子。從此,童友三被撤職降薪,在民進(jìn)機關(guān)干些勤雜工之類(lèi)的活。

  1966年開(kāi)始,童友三更是大難臨頭,他的頭上又冠上三頂大帽子:大右派、大叛徒、老反革命。蹲牛棚,遭批斗,過(guò)著(zhù)非人的生活。在身處逆境、深受迫害的情況下,童友三仍堅信黨,堅信人民,他完全自信:“留得青山在,才有報黨時(shí),我還是能為黨繼續工作的”。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huì )以后,黨恢復了實(shí)事求是的思想路線(xiàn),撥亂反正,徹底摘掉了戴在童友三頭上21年的右派大帽子,撤銷(xiāo)1959年8月30日杭州市委五人小組《關(guān)于童友三案的批復》,“文革”中的一切不實(shí)之詞統統推倒,不實(shí)材料全部銷(xiāo)毀,恢復一切政治待遇。1980年7月,童友三同志寫(xiě)下了一首《玉樓春》:“玉樓日麗春風(fēng)座,四化紅心千萬(wàn)顆?!薄敖y戰政策耀湖山,湖上紅花方似火?!北磉_他對十一屆三中全會(huì )后出現的大好形勢歡欣鼓舞的心情。

  1984年下半年,中共杭州市委統戰部對童友三的黨籍問(wèn)題進(jìn)行嚴格地審查,查明:童友三關(guān)在杭州陸軍監獄和浙江反省院期間,沒(méi)有出賣(mài)組織和同志;在偽浙江省政府駐渝辦事處任助理秘書(shū)期間,亦無(wú)有損于革命事業(yè)的行為;童友三的歷史是清楚的。1985年3月14日,中共浙江省委組織部浙組批〔1985〕17號批復:“經(jīng)省委同意,恢復童友三同志的黨籍,黨齡從1927年10月算起?!敝链?,童友三一生的夙愿終于實(shí)現。

  盡管正名的時(shí)間晚了一些,但童友三渾身舒暢,他又填詞作詩(shī),抒發(fā)他心中的無(wú)限感懷。1986年后,年逾83歲的童友三終因年老體弱,臥病不起,在病床上,童友三仍關(guān)心黨和國家大事,關(guān)心統戰工作和民進(jìn)的工作,對實(shí)行“一國兩制”,實(shí)現祖國和平統一充滿(mǎn)信心。晚年他還被聘為蘭溪市“李漁研究會(huì )”和“永康市文聯(lián)”、“陳亮研究會(huì )”、“馮雪峰研究會(huì )”等文化團體顧問(wèn)。

  1987年11月8日,長(cháng)期患病的童友三,醫治無(wú)效,不幸逝世。11月16日,童友三同志告別會(huì )在杭州殯儀館隆重舉行。民進(jìn)中央發(fā)來(lái)唁電:“驚悉童友三同志不幸逝世。童老對創(chuàng )建浙江省和杭州市民進(jìn)組織成績(jì)卓著(zhù),他的逝世是我會(huì )的損失,特致電表示哀悼?!?/p>

作者:
責任編輯: 張歌
>